关于手机,100年前的艺术家与科学家早已做出这样的预测

张珂        
智能手机重塑了人们的工作方式、社交方式和生活方式。手机还改变了人类的思维方式,甚至大脑结构,成为人类的“体外器官”。我们每天享受着手机带来的便利,却又悄然被手机所“俘虏”。

当你正在赶火车时,口袋里的手机响了。接?还是不接?

当你两手拎满东西时,口袋里的手机响了。接?还是不接?

当下大雨时,口袋里的手机响了。接?还是不接?

当你在听音乐会时,口袋里的手机响了。接?还是不接?

当你手里抱着婴儿时,口袋里的手机响了。接?还是不接?

当你与爱人走进婚礼的殿堂时,口袋里的手机响了。接?还是不接?

对现代人而言,这些场景早已司空见惯,但这却是百年前,手机尚未出现的时代,艺术家对未来手机生活的预测。

1919年3月5日,英国《每日镜报》(Daily Mirror)刊登了W.K. Haselden创作的一组漫画——“当口袋电话响起时”成功地预测了未来在各种场景下手机带来的尴尬

当然,作者没有预测到后人为手机增加了振动和静音功能。

直到54年后,也就是1973年4月,美国摩托罗拉公司的技术人员马丁·库帕发明了世界上第一部民用手机,马丁·库帕也由此被称为“手机之父”。

想象力推动人类对未知的探索。在手机出现前,少数“胡思乱想”的人就对拥有手机的生活就充满了好奇。

1926年,天才科学家尼古拉·特斯拉在一次采访中,对未来的通讯方式进行了大胆预测,认为人们将使用可以放在口袋中的无线设备进行通讯

“从无线电系统的诞生开始,”他说:“我看到这种新的电力技术应用比其他任何科学发现都更有益于人类,因为它实际上消除了距离。人类遭受的大多数困难与不便,是由于广阔的地域范围,使得个人和国家无法密切接触而造成的。”

“无线电将通过智能传输,使我们的身体和材料以及能量传输实现更密切的联系。”

在特斯拉看来,“当无线通讯应用普及时,整个地球将转化为一个巨大的大脑,所有的东西都是一个真实而有节奏的整体无论距离如何,我们都能立即与对方沟通。”

“不仅如此,通过电视和电话,我们将完美地看到和听到彼此。尽管我们相隔数千英里的距离,和现在的电话相比(注:早期的有线电话),我们将轻松实现通话。每个男人的口袋里都将随时携带这样的一个设备。”

“我们将能够目睹和听到一些事件,如总统就职典礼、世界性体育赛事的开幕式、地震、战争等,就像我们在现场一样。”

特斯拉还说:“在电力的无线传输商业化之时,信息传输将发生革命性的变化。

伟大的特斯拉!

伟大的特斯拉的惊人洞见早已变为现实。

在移动电话发明20年后,1994年美国南方贝尔BellSouth公司联手IBM推出了世界上第一款智能手机——Simon PDA cellphone,人类通讯开始步入智能时代。

2007年iPhone面世,重新义了智能手机,使移动通讯进入全面智能化时代。

智能手机的功能越来越强大,早已全面接入人类生活的各个角落。智能手机重塑了人们的工作方式、社交方式和生活方式。

手机还改变了人类的思维方式,甚至大脑结构,成为人类的“体外器官”。们每天享受着手机带来的便利,却又悄然被手机所“俘虏”。

我们从担心手机没带,到担心电池不够,再到担心没有wifi,手机就像一直与我们开着玩笑,迫使着我们不断开发新的技术,去填补我们无止尽的“担心”

还有这句经典的网络评论:“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是我在看你,你却在低头玩手机”。

伟大的艺术家和科学家有一个共同的特质,那就是对未来惊人的想象力和预测力。

不论是1919年创作漫画的W.K. Haselden,还是1926年发表观点的特斯拉,他们都预测到了新的通讯方式带来的便利与尴尬。但他们却没预测到这种便利与尴尬都如此彻底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