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导读:冉伟

【导读】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后,欧洲内部长期积累的主权债务问题被迅速激发出来,为全球经济又添上了一记重创。可以确定的是欧洲的问题根源于自身,而华尔街金融大鳄的恶意投机与评级机构的“唱衰欧洲”同样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在这背后,我们可以看到美国与欧洲对全球金融体系主导权和世界货币地位的明争暗夺。

不管本文是否代表了近期诸多美国媒体“唱衰欧洲,亮化自己”的论调,对于认识两种危机的根源与走势还是有一定价值的。文章认为美国在未来的财政状况优于欧洲国家,原因大体是:美国的资源比欧洲更丰富,更有钱;美国在技术创新方面明显优于欧洲;美国政府比“同床异梦”的欧盟成员国更高效……。在这些因素中,我觉得美国强大的创新能力、大批了不起的公司最为宝贵,而这正是支撑美国全球主导地位的核心力量。

【译文】大量经济学家认为美国将会很快和欧洲国家面临同样的债务负担、预算问题、衰退以及增长乏力,而这将意味着美国开始步入持续数年的经济停滞。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美国和欧洲任何一个国家,以及作为一个整体的欧盟的区别在于:美国有着更广泛的资源,包括:自然资源,知识产权,以及最活跃的中央银行,还有单一的政治体制。美国即将走出危机,而欧盟的危机才刚刚开始。

1.自然资源

许多欧盟国家自然资源极为匮乏,使得这些国家成为昂贵商品的净进口国,包括石油和农产品。这些资源不只昂贵,而且易受到价格飞涨的影响。在今年比一个季度稍长一点的时间内,石油价格就由70美元/桶涨到100美元/桶。

美国已探明石油储量为980亿桶,居世界第7位。欧盟只有51亿桶,列第24位。在欧盟国家中储量最高的意大利也只有4.76亿桶。在主要粮食方面同样如此: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小麦和玉米出口国,欧盟国家则是这两种作物最大的进口地区。相比欧盟国家,美国有更强的能力应对商品供应紧张,以及价格的快速上涨。

2.知识产权

美国企业创造盈利的最大驱动力之一是:在研发方面的大量资金投入。而欧盟国家,除了德国,没有可以和微软、IBM、Google、亚马逊、Facebook、苹果媲美的企业。他们同样没有像美国电影、电视这一类基于内容创造的公司。

这些公司创造出可观的利润,为政府税基打下了坚实基础;他们独立地或者与合作伙伴一起创造出大量的就业机会,同时还形成了一个数千亿美元的现金池。苹果来自海外的收入超过400亿美元。IBM和微软来自海外的收入则大约占到总收入的50%。

在去年,美国专利商标局授予了245,000件专利,其中122,000授予给美国公司和居民。在同一年,德国授予给德国公司和居民的专利少于14,000件。意大利授予的同类专利则少于2,300件。美国公司在研发投入上增长快得多,去年研发投入占GDP的比重为2.7%,欧盟的平均比例只有1.73%。在财政困难的欧盟国家,这一比例低于1.5%。研发投入的缺乏阻碍了这些国家开发关键性技术和宝贵的知识产权。

3.银行体系

美国的银行体系在不良资产救助计划(TARP)以及美联储短期紧急借款窗口的支持下已经摆脱困境。大部分行动在2008年信贷危机后开展,在2010年结束。TARP对银行和汽车产业的总注入资金达到4110亿美元,挽救了美国最大的银行和两家汽车公司。

在欧盟,银行的大额、高成本援助似乎尚未开始。这些援助的成本将被这一地区的政府承担,而其中一些国家已经因为主权债务问题深陷财政困境。欧元区新的银行危机很可能因大量债务的核销而被引发。区域内的银行仅因希腊债务违约就损失了1000亿欧元之巨,在意大利、西班牙身上可能会损失更大。

4.GDP

美国在最新一个季度的GDP增长可能超过2.5%。一些专家预期明年的增长将达到3%。这意味着在经历3年的衰退之后,美国公司与个人税基已经开始扩大。GDP的增长使得美国有机会削减未来的赤字。而欧元区许多国家还处于衰退或明年会陷入衰退。

欧洲一些国家一直没有走出2007年到2009年的低潮。西班牙预测其衰退将会持续到今年四季度以及明年一季度。意大利在三季度陷入了新的衰退,这已经是意大利自2001年以来的第5次衰退。对于欧洲各经济体最明显的担心在于其将受到预算紧缩的影响,而这将削弱这些国家刺激工业生产与消费支出的能力。

5.就业

美国失业率已经从两年前的10%下降到上个月的8.6%,一个月创造出150,000个就业机会,大多数就业机会来自于私营部门。这有利于联邦政府扩大税基,并削减长期失业保险支出。

在欧洲一些国家的失业状况比美国严重得多。在其他国家,失业率正快速恶化。西班牙的失业率在三季度上升了0.5个百分点,达到21.5%。在25岁以下人口中,失业率接近40%。法国失业率在11月达到12年的最高点。希腊失业率达到18%,如果旅游者减少,失业率将很快上升到20%。而对于受危机影响最深的欧洲国家来说,没有一个国家有资金来推出就业振兴计划。

6.主权债务负担

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只有2%。在受苦最深的欧元区国家,收益率达到5%-7%。在美国赤字上升的同时,美国的借贷成本已经低于预期。即使美国赤字在下一个十年达到惊人的水平,美国国债成本仍将处于相对较低的水平。

意大利10年期国债收益率接近7%。西班牙为5.3%,葡萄牙则为13%。不管是绝对数字,还是与GDP的比例,欧盟国家的预算赤字前所未有,借贷成本也是空前高企。在一般情况下,即使像意大利这样的的国家有能力借款以填补赤字,主权债务当前的成本也是难以为继的。

7.政治体制的差别

美国政治体制即使经历过多次无序状态,但远没有欧盟国家那么断裂化,这意味着美国更容易采取有效的财政支持计划来降低赤字。美国国会和总统由单一的选民群体选出,更易于进行重要的政治革新,特别是在大选期间。

欧盟的缺陷在于各国政府由本国居民独立选出,这使得欧元区国家貌合神离。英国就刚投票反对欧盟的一项旨在克服区域内财政困境的计划;芬兰的芬兰人党已经决定不加入针对区域内困难国家的财政援助计划;德国的一些实力团体也反对本国在欧盟救助计划中担任领导角色。如果希腊决定实施债务违约,或者德国削减援助支出,都会把这个区域的27个国家抛入财政恐慌。

8.央行的不同姿态

当危机来临时,美联储做好了准备,强力支持美国金融系统,向银行开放了紧急借款机制,为JP摩根提供信贷安排,以收购贝尔斯登;同时救助了AIG这一全球最大的保险公司。美联储还通过两轮量化宽松政策恢复整体经济,并表明可能会实行第三轮量化宽松。

对于欧盟财政状况来说,欧洲央行则更像一个问题,而不是解决办法。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已经重申不会购买受困国家的国债。在欧盟经济最不稳定国家的银行存款已经以创纪录的额度撤离欧洲,而存入到美国这样更“安全”的国家,连累了这些国家的银行放贷以创造经济机会。如果这些国家自身的金融系统崩溃,救助这些银行从根本上来讲是不可能的。

  • 原文来源:Douglas A. McIntyre
  • 本文为资本实验室成员编译,转载请注明转载自资本实验室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