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长生不老”可能引发的社会、经济与伦理变革

王进        
著名未来学家托马斯·弗雷近期撰文,表达了他对人类抗击和延缓衰老的信心,同时深度分析了多数人可以大幅延长生命对整个社会、经济体系带来的利弊。

长生不老,人类永恒的梦想。

埃及法老兴建金字塔寻求死后的永生;秦始皇派遣徐福去海外寻找长生不老药;16世纪西班牙著名探险家胡安·庞塞·德莱昂试图在佛罗里达寻找不老泉水……过去的人们大都试图从某个虚无缥缈的空间去探寻虚无缥缈的方法。

但是现在,关于“永生”,我们有了新的认识:抗击衰老、延长寿命可能比无限的生命更为现实。

著名未来学家托马斯·弗雷近期撰文,表达了他对人类抗击和延缓衰老的信心,同时深度分析了多数人可以大幅延长生命对整个社会、经济体系带来的利弊。无疑,这篇文章除了就如何重新认识“长生不老”提出了许多有价值的观点。

虽然,“长生不老”的社会远未到来,但至少今天的我们可以学会高质量地活着,不管能否活到120岁。

人类“长生不老”可能引发的社会、经济与伦理变革

想象一下,2248年的奥运会将是什么样子

参加各种运动项目的男女运动员年龄从16岁到212岁不等。年龄最大的选手现在已经参加了38届奥运会比赛。当老队员们继续加强技术并且沉迷争夺冠军时,年轻运动员却一直抱怨进入这些精英运动有多难。

我们当中很多人都希望这就是未来的样子,这也是我们祖祖辈辈对“健康长寿”的一种期待。

但是,终止老龄化进程将受到极大的不确定性、伦理辩论和几乎无人预料到的文化压力的困扰

终止老龄化技术的第一波浪潮很可能会非常昂贵,但随着价格下降,用不了多长时间,世界各地的中产阶级都可以体验这项魔术般的科技,并实现长生的梦想。

当然,我们也会听到关于人口过剩的危言耸听者、关于资源有限的担忧者、以及那些害怕我们在扮演“上帝”并干扰我们精神命运的人的各种言论。

我们的社会结构将面临挑战,现有制度面临压力,以及对关系规则的不断重写。

正如我们曾经克服了对于乘飞机飞行和前往其他星球的恐惧,尽管有反对者,我们终将超越我们目前关于老龄化和死亡的想法,并期待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1.认识老龄化的好处

最近发表在《临床精神病学杂志》上的一项研究表明,老年人不仅对总体生活质量更满意,而且更不容易焦虑、抑郁或压力过大。特别是幸福感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增加,一些最年长的受访者对生活的满意度最高。

人类“长生不老”可能引发的社会、经济与伦理变革

虽然这与大多数人想象的相反,但对这些发现有科学的解释。

该研究的资深作者Dilip Jeste博士说:“大脑研究表明,老年人大脑的杏仁核对压力或负面形象的反应要比年轻人小。”

通过对1546名年龄在21岁至99岁之间的居民进行广泛的调查,老年受访者尽管身体和认知能力下降,但比年轻人拥有更好的健康心理。

Jeste博士说:“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变得更加睿智。同侪(chái)压力的影响变弱,更好的决策,更多的情绪控制,不仅仅为自己考虑,更好地了解自己,以及更勤奋、更果断都是老龄化带来的好处。”

2.对“不老泉”的探索

“生命之水”的古老故事描述了亚历山大大帝和他的仆人穿过黑暗之地寻找可以让人青春不老的活力之泉。波多黎各的第一任总督,探险家胡安·庞塞·德莱昂对“不老泉”的追寻同样让人印象深刻。

纵观历史,神奇的“不老泉”持续激发了那些想重获青春活力的有钱人的想象力。

到最近,通过使用“无限延长寿命”、“实验性老年病学”和“生物医学老年学”等术语来描述减缓或逆转衰老过程的研究,关于青春不老的梦想具备了更强的科学感。

这个领域的研究人员被称为“生命延伸主义者”、“不朽主义者”或“长寿主义者”。他们相信组织再生、干细胞、再生医学、分子修复、基因治疗、药物,以及器官替代技术的未来突破,终将使人类拥有无限的寿命。

人类“长生不老”可能引发的社会、经济与伦理变革

事实上,相当数量的硅谷思想领袖曾试图将老龄化改造为仅需要重新编码的另一个遗留系统:

甲骨文公司联合创始人劳伦斯·埃里森的埃里森医学基金会已经投入超过4亿美元用于老龄化研究。

•自2013年以来,谷歌母公司Alphabet一直致力于推进一个名为Calico的生命延长项目。

X-Prize大奖创始人Peter Diamandis与基因测序专家Craig Venter合作成立Human Longevity Inc.公司,用数据解密DNA基因遗传密码与疾病的关系,预测个体生命特征和衰老趋势,并通过早期诊断与改变生活方式等达到健康长寿的目的。

85岁的风险投资家保罗•格伦(Paul F. Glenn)曾眼看着祖父死于癌症。因此,他在50多年前创办了老龄化科学基金会,为全美各地的十几家老龄化研究中心提供资金。

硅谷风险投资家彼得•泰尔已经向Methuselah基金会捐赠了300多万美元,该基金会由著名的不朽倡导者Aubrey de Grey创立,致力于延长生命与抗衰老治疗。彼得•泰尔还投资了初创公司Ambrosia,该公司主要研究血液及其成分,并提供扭转老化的治疗方法。

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将向医疗研究机构捐赠30亿美元,用于“在本世纪结束前治疗、阻止或管控所有疾病”。

尽管我们正在进步,平均寿命也在继续提高,但至今没有人破解过120年寿命门槛的生命密码。同时,为100岁以上的人建立具有吸引力的生活质量仍然是一个难以实现的梦想。

3.超人类主义与奇点

超人类主义者相信人类可以进化到超越其目前的身体和心理局限,成为“超人”,并最终实现不朽。对他们来说,衰老和死亡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大的灾难。

人类“长生不老”可能引发的社会、经济与伦理变革

Google的工程总监雷·库兹韦尔一直预测,机器智能将在2029年超过人类智能。以此为转折点,我们将见证人类疾病的终结,包括衰老的终结

更进一步,超人类主义者认为奇点会产生一种新的人类,远远超出我们今天可以理解的任何东西。

4.为无限期寿命的时代奠定基础

一如既往,我们应该小心看待我们所希望的未来

我们首先假设因一系列的突破发生,人类不再受“生命苦短”的困扰。

如果我们找到了一种能够显著延缓人体衰老的方法,这将如何改变社会?

人类“长生不老”可能引发的社会、经济与伦理变革

作为个体,我们一直在不断变化。你实际上并不是五分钟前的那个人。人们更像是一种轨迹,通过你以前的身份和你将成为的身份线连接起来。

鉴于此,长寿的人将经历难以想象的巨大变化。当今天的人们回顾他们年轻时的样子,会充满不同的态度和经历。想象一下,如果这种生命经历发生了一千次呢?

我们还需要假设,无限期寿命的成本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是普遍可承受的,并且很少有人在漫长的生命中,生活质量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发生任何明显的恶化。

虽然这些都是大胆的假设,但其目标是让你通过这种假设来探讨这个梦想是否像许多人想象的那样美好或阴暗。

5.权衡积极与消极因素

很难想象当全球50%以上的人口超过100岁时,生活将会有多大的不同。所以我们需要考虑、权衡积极与消极因素。

人类“长生不老”可能引发的社会、经济与伦理变革

积极因素

1)改善健康

拥有超长寿命意味着我们将治愈大多数疾病,并纠正大部分人类的生物缺陷,为更加激进的生命延长奠定基础。这或许会推动我们朝着“后人类”甚至“涡轮增压人类(turbo-human)”发展。

2)延迟死亡

我们最大的恐惧就是死亡。我们的世界被它吞噬。我们无情地思考它。大多数书籍、电影和电视故事情节都以死亡为信息焦点。但是如果死亡变得普遍可以解决,而且重要性只有今天的百分之一呢?如果没有今天普遍的死亡焦点,我们将可以更具创造性和更广泛地自由思考。

3)智力显著提高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的智慧也随之增加。同时,我们的生物智能和感官系统的敏锐度也随之改善。从逻辑上讲,这将使我们有能力以我们现在无法想象的方式去理解、欣赏和改变世界。

4)发现新时代

大多数情况下,我们不知道超长寿命会带来什么样的机遇和挑战。一方面,我们可能会有更大的满足感,更少的波动系统和更大的社会财富。 但是在不利的方面,我们可能会发现只有140多岁的人才会患的疾病,更难以应对破坏性思维,并且还坚持着几十年甚至几个世纪之前就应该被解决的事情。

5)新的社会结构

一个人的曾、曾、曾、曾、曾祖父母与他们的孙子们有什么样的关系?有7到10代亲人参加家庭聚会时,家庭关系的亲密度会怎么样?

6)更稳定的社会

随着长寿的到来,变革的步伐将开始稳定。这意味着政府、市场、政策和政治意愿等以人为基础的系统的波动性会有所减弱。历史是一位伟大的老师,但如果我们自己经历过它,那么它将是一位更好的老师。

7)额外的成熟程度

我们将从错误中吸取教训,从曾经经历过的几个世纪的错误中,我们会避免在未来再次制造最痛苦的错误。

8)更多元化的经济

由于250岁的需求与50岁的需求大不相同,我们将用我们无法想象的产品去开拓新的市场类别。

消极因素

在大多数情况下,从不同的角度来看,“负面”也可以被解释为积极因素。

1)旧系统的崩溃

如果人们在65岁时退休,然后再活200年,当前的退休系统将基本崩溃。如果人们不再死于可预测的年龄,没有人会对人寿保险感兴趣。没有更多的辅助生活中心、老年奥运会(美国50岁以上的老年人体育比赛)、遗嘱法院、遗产税、疗养院或相关的高级折扣。

2)混乱的转变

因为我们可能或不能扭转已经发生的老龄化,一个20岁的人将继续看起来像一个20岁的人的版本,而90岁的人将继续看起来像90岁的版本。这是这个过渡期所出现的异常现象。最终,我们与衰老相关的大部分视觉特征都会消失。

3)家族历史

管理良好的家庭将积累财富、权力和影响力,远远超过今天的任何可能。过去的罪恶将继续困扰着有影响力的家庭,直到未来。

4)超级老人控制的财富

今天的财富转移将被明天的财富防御所取代。对于许多超级老人来说,成为操盘高手的技巧将成为他们的娱乐形式。与未来社会的大师相比,今天的操盘大师看起来更像是业余爱好者。

5)超级根深蒂固的政治制度

如果你能想象出47位前任总统都还活着,而且这47位总统都来自4个不同的家庭,你就会开始明白这一点的。

6)紧迫性的丧失

当人们活到200-300岁,我们的工作寿命比现在长5-10倍时,今天的紧迫性将成为明天的可接受性。虽然期限仍将存在,但因错过它们而受到的惩罚将不再那么繁重和不那么重要。

7)创新的丧失

随着寿命的延长,对变革的抵制将会增加。家族世代和根深蒂固的政治制度将搭建更高的变革壁垒,并使改变现状的政治阻力更大。

8)严厉的人口控制

由于大多数人寿命延长,人口过剩将成为社会关键问题之一。包括生育许可证、额外的儿童税、有限的带薪产假等,将成为一系列人口控制措施的一部分。

6.总结

今天在美国大约65%的工作是25年前不存在的信息工作。在未来的25年中,我们也将更好地利用先进的生物信息学和生物技术来重建我们的身体,使其远离疾病、脆弱、以及我们与人类衰老相关的所有特征。

但是,我们最好是睁大眼睛进入这样一个时代。因为我们知道,这个时代不利的一面可能比我们任何人所怀疑的要严重得多。

人们永不死亡的几率是零。它实际上变成了一个毫无意义的讨论,因为证明某人能够永生是否意味着有人必须比永生的人活得更久,这是不可能的。

然而,大多数人寿命延长的可能性几乎可以肯定。我们在理解人类生物学方面所取得的进步是显著的,而持续的突破是不可避免的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