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寻找可敬的人类开始,扩展未来人类生存的8个维度

李鑫        
无论我们对于世界、还是对我们自身的认识,都存在着众多局限。与此同时,人类的潜力还有待我们去发掘和发挥。

从小村庄到大城市,从国内到国外,从地球到月球,从太阳系到银河系……什么样的距离才是最远的距离?

从地球的内部,到每一个原子,再到我们的情绪,哪里才藏着最多的未解之谜?

未来学家托马斯·弗雷近期撰文称,无论我们对于世界、还是对我们自身的认识,都存在着众多局限。与此同时,人类的潜力还有待我们去发掘和发挥。

从寻找可敬的人类开始,扩展未来人类生存的8个维度

为此,他认为,人类的未来需要扩展,而这种扩展应该从8个维度出发,或者说需要解决8个问题:寻找可敬的人类、延伸人类意识、扩展人类目标、延伸人类掌控力、扩展人类生活领域、扩展人类潜能、延长人类寿命、扩展人类自由。

这些问题并非单纯的宏大叙事,而是与每一个人的生活息息相关。就像:我们需要可敬的人来推动更多问题的解决;我们需要更多的传感器来延伸我们的意识;我们需要与自然和谐相处,并不断扩展我们的潜能;我们还需要用技术去解决疾病、衰老问题……最终,人类迎来的将是一个前所未有的自由空间。

上述主题中的每一个都充满了无尽的挑战和想象力,而人类正是在解决上述问题的过程中不断前进的。只不过,解决这些问题将让人类达到一个从未达到的高度。

1.寻找可敬的人类

在我们有幸真正接受通向宇宙大门的钥匙前,我们必须首先证明在这一伟大壮举面前我们是值得信赖的。

尽管我们在过去已取得许多伟大成就,但更多的奥秘,将使我们迄今为止获得的所有成就变成过去时,就像宇宙中充满了无数的针,而这些仅是一根针尖一般。

所以我们需要寻找可敬之人。那么,一个可敬的人有哪些品质呢?

是一个正直、忠诚、值得信赖的人,因此你可以永远相信他会做正确的事?是否可能是从奇点之后诞生的超人?他是否会以机器智能的形式出现,赋予我们在任何困境中都能如履平地,无畏前行的能力?

我们又该如何知道,一个人需要何种品质才能有幸获得这种特权?是否需要全部人类都拥有这种特质,还是仅仅少部分人得此殊荣?

讽刺的是:我们最可能托付给我们的未来的那些人,是那些勇敢、坚强、有道德、并乐于处理生活中最大挑战的人们;然而,在当今世界,一个人的最大的英雄往往是别人最大的敌人。

我们发现,我们通常因观点不同而分帮结派,而这些不同可造成一些非常具有破坏性的后果。

正因如此,我们对人类生存空间的扩展,将开始于寻求我们当中每一个可敬之人

2.延伸人类意识

真正能激发想像力,并延伸人类意识的是:数据的全面整合。

监视地球的传感设备的数量将爆发,数据流的交叉组合将彻底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

  • 监视地球的卫星数量将从数千枚增加到数百万枚。

  • 嵌入式传感器将从数十亿枚增加到数万亿枚。

  • 街头摄像头、智能手机、可穿戴设备,以及其它互联网连接设备都将从数十亿个增加到数万亿个。

  • 我们产生的数据数量将从拍字节爆炸性增长到艾字节、泽字节、再到尧字节。

我们越来越多的数据生成设备将生动地增加我们对周遭世界的意识。增加的意识会提高我们的预测能力,而卓越的预测力将带来更大的控制力

超级意识将使我们能够精确地定位关键转折点,并在一些重大事件发生之前采取应对措施。

3.扩展人类目标

我们出生时只是婴儿,接下来的一生都在奋斗与求索:寻找食物得以果腹、寻找房屋得以遮身、接受教育以获得更多的知识,以及保持健康、结交朋友,经营人际关系、养家糊口、赚钱谋生,然后我们死去。

在一个有着870万不同生命形式的世界里,人类是如何适应的呢?

过去的每一种文明,连同他们的人造结构、机器、系统和文化,最终会都屈服于大自然母亲。植物、动物、细菌和真菌都会有条不紊地消除他们留下的痕迹。

人类成就是否仅是将要出现的事物的跳板呢?

我们生活于一个由先决条件驱动着的世界。

一个机械师,在他或她能进行多轴铣削之前,需要了解单点车床操作。

工程师在开始弯曲悬臂樑之前,需要明白机械应力和应变的概念。

冶金家在试图进行固体相变之前,需要了解热力学。

物理学家在能明白粒子物理学的一个标准模式之前,需要明白量子力学。

数学家在能明白奇异吸引子之前,需要知道非线性微分方程。

难道我们所有的成就仅是我们所未知或仍不明白的某些事物的跳板?

我们能问出类似这样的问题、衡量无法衡量的事物、思考不可思议的问题,并完成其它物种不能完成的事情——这些事实是否在某种程度上给予了我们更高的目标?

如果我们限制我们的思维去解决过去的问题,我们只能看到我们更大目标中一个非常狭隘的维度。但谁又能决定这个目标是什么呢,以及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目标又会如何扩展呢?

4.延伸人类掌控力

一旦我们能探测到环境中最早的微变化,并为一个即将到来的灾难制作一条时间线,我们将能建立一个应对机制,能减轻任何自然力量所产生的后果。

人类掌控力不仅给予我们掌控自然力量的能力,还赋予了我们掌控每一条物理定律、每一个人类条件、以及应对每一个规则之例外的能力。

但灾难还是不可避免的,疾病、衰老和死亡同样如此。

所以,我们能想象一些更好的事情吗?

如果我们能够更好地控制生活中的消极方面,甚至延伸一下,去丰富生活中的积极方面,我们又怎么会知道,我们正在把事情变得更好呢?

扩展人类掌控力的机会是无限的,也是扩展人类生存界限的重要一步。

5.扩展人类生活领域

许多人认为我们生活在一个人口过剩的星球上。但与此同时,我们也住在一个人口过于稀少的宇宙中。

选择在全宇宙扩展人类领域似乎是无限的,然而我们的“领域”不能局限于外太空。

我们对内部空间也知之甚少,如我们的星球内部、原子内部、以及我们的情绪内部存在着什么。

这个宇宙,长度要比历史上所有人行走的距离之和还要长一万亿倍,我们在短期内是不能克服这一挑战了。

6.扩展人类潜能

谷歌的技术总监Ray Kurzweil预测,我们会于2045年达到一个技术奇点。科幻小说作家Vernor Vinge则认为是2029年。讽刺的是,这一年正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股票市场崩盘的一百周年。

但1929年将我们向后一下子推入了一个更加原始得人类混沌状态,而下一个奇点则会将我们向前推进到一个新的人类启蒙的未来形态。

一直弥漫着一种无限可能的神秘气氛的好莱坞,已经将奇点拍摄为从终级恶灵到终级人类救世主的任何人或事物。

在2013年,消费者基因组学公司23andMe宣称获得一项设计婴儿工具,该工具可允许父母为他们即将出生的孩子挑选性格特征。很快,这一宣称就受到了美国FDA的严厉打压。

但23andMe并不是第一家提出这一理念的公司。早在2009年,位于洛杉机的生育研究所的诊所就降生了第一个设计婴儿。

设计婴儿长期以来一直是一个鸡尾酒会上的讨论话题,人们在讨论这一话题时都有一个共识,即“超级宝宝”时代将很快到来,这样就有望创造体格更大、速度更快、力量更强的人类。

这些所谓的“超级宝宝”会长成超人吗?

像Vernor Vinge 和 Ray Kurzweil这样的人已经开始关注人工智能的指数级增长,就像摩尔定律式的发展。这也引出了一种名为“超人类主义”的全新研究领域,这一领域对人类的下一次迭代做出了诸多推测

人类潜能的真正极限是什么?我们将如何知道我们是否已经到达了极限?

7.延长人类寿命

永远都不会有人死…永远!这是我们的目标吗?

人类死亡的原因有很多,然而随着我们针对所有致使我们生病的因素都研发出治疗方法和药品,所有这些因素可能都会消失。

老龄化是目前我们面临的最大问题。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可能会解决这一问题,并无限期地延缓衰老。

受伤和疾病也是问题。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将可能实现预防并解决这些与伤病有关的问题。

还有,我们还要多久才能为自己3D打印一具替代身体?

随着生物打印领域取得了大踏步式的进步,这就成了一个合理的问题。与此同时,当谈到医疗方面的进步时,我们仍旧生活在一个非常原始的时代。

可能最难以解决的问题将会是偏差行为,因为修正偏差行为意味着我们将有一种好的方式理出偏差行为和非偏差行为的分界线。再一次,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将可能研发出医疗或行为策略来处理偏差行为。

所以,如果我们有能力解决这些与老化、受伤、疾病、以及偏差行为有关的问题,理论上说,我们能创造一个人们可以永久生存的社会。

这是我们的目标吗?如果不是,为什么不是呢?

8.扩展人类自由

对我们中的许多人来说,自由就像钢铁的镣铐或一堵门,在我们面前不知怎么地打开了,让我们得以呼吸稀有的自由的空气。

但超越这种意识受限的狭隘概念,是一种不由我们自身局限束缚的生活。

普遍的自由带来了一种任何事情都有可能的感觉。

如果人们不必担心疾病、安全、自然灾害、时间和空间的限制,以及人类的脆弱,那时将可能发生什么事呢?

在宏观层面上,我们还需多久就能无限自由地生活、开展大过我们的太阳系的项目、并开始在地球以外生活?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