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实验室·今日创新观察

聚焦前沿科技创新与传统产业升级

编译/导读:张珂

 

导读

 

【导读】一部人类的历史,也是一部犯罪史。在受惠于新的技术进步、经济发展、社会变迁的同时,我们对于犯罪也从来都不可懈怠,更不敢懈怠。因为“犯罪”这一社会的毒瘤,寄生于所有可以寄生的,不管是虚拟的,还是实体的空间,不断演变、扩充,对人身、财产与社会安全进行破坏。

在未来学家Thomas Frey的眼中,未来的犯罪会更加复杂,也会产生许多新的形式。在本文中,他描述了未来可能出现的十六大类、60种新型犯罪形式。从无人机、机器人犯罪到人工智能瘟疫,从虚拟现实扭曲、大脑黑客到数字加密货币流氓、基因编辑黑客……未来的犯罪就像科幻片中的场景,看似遥远却又需提早关注。

此外,作者不仅只是从技术角度提醒未来的犯罪危害,而且从社会结构的变化等角度拓宽视角,让我们了解到时间犯罪、大型项目操纵、产业灭绝、社交勒索等可能由各方力量有意或无意带来的犯罪。

其实,文中的60种犯罪,有少数部分已经存在。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们要做的,除了严阵以待,还需要对产生新型犯罪的根源进行更多反思、预防,在意识、机制和技术上保持创新,更需要让打击犯罪的力量变得更强。

本文由资本实验室张珂编译、导读,原文来自futuristspeaker.com,作者Thomas Frey。

我们常说的英雄大多都是规则破坏者。是在,历史书中那些杰出的人物都是叛逆、打破常规、甚至偶尔也会犯罪的人。

当然,我不是说这些人应该被逮起来,但我认为可以假定其他人可能因为犯有类似的罪行而被监禁甚至被判处死刑。

未来的犯罪会更加复杂。随着我们身边的技术呈现爆炸式的发展,规则破坏者在进行开创性的工作时将会考虑更多的规则。 

我们正在见证传统犯罪集团的衰落,而由个人组成的虚拟犯罪团伙正在兴起,他们按项目的方式进行运作。经验丰富的犯罪分子将他们的技能、经验和专业知识用于日益增长的CaaS(犯罪即服务)的商业模式中。

这已经在网络犯罪领域发生了,但很快就会感染几乎所有级别的“传统”有组织犯罪,从非法的设计药物,到规避移民法,再到大规模仿冒品牌产品,一切的一切。

当我们考虑新型犯罪的力量时,我想让你们了解一些未来的犯罪行为,以及被用来实施这些犯罪行为的新兴技术。

未来将出现一系列新型犯罪!

尚未出现的未来犯罪类型

同样的技术,能够让我们用于3D打印枪支,也让我们有能力创建自己的无人机、恐吓引擎、信号干扰器、间谍软件、火箭和基因窃取设备。

事实上,每一种新技术最初的意图是美好的,但在未来的某个时刻,都可以而且将被用于对付我们。

我只想说,有些人正在挖空心思地将这些新技术应用在犯罪领域。

一、无人机犯罪


未来的无人机将需要遵守数千种未知的或正在制定的法律法规,而利用无人机的犯罪可能包含以下类型:

1.)运输非法物品——炸弹、毒药、毒品、人体器官等。

2.)武装无人机——配有枪支、激光、电击枪、火焰喷射器等。

3.)偷窥——非法监视某个居所或个人空间。

4.)破坏性营销——肆意发布信息并影响交通。

5.)非法射击或破坏无人机——反无人机人群正在增长。

6.)噪音违规——未来配备扬声器和声音放大系统的无人机(如可用于飞行演讲)可以变成破坏性武器。

7.)无人机欺凌——恐吓、威胁或发布侮辱他人的影像。

8.)无人机杀手——专门设计用于捕获或摧毁其他无人机的无人机。

二、混合现实扭曲


想象一下展示我们所生活的世界的混合现实游戏,通过视觉叠加使周围的人不知不觉间成为不知情的玩家和棋子,而我们试图从游戏内部影响这种改变现实的冒险。想一想,这就是一种有着完全不同操作规则的游戏人生。

9.)伤害他人获取成就的混合现实游戏——通过身体损伤、谩骂、公众羞辱甚至致残或杀害某人来取得游戏成就。

10.)故意扭曲现实——通常人们可以引导客户或顾客犯错来赢利。无论是夸大牙科工作的需要,增加治疗量,或者在犯罪中扮演某个角色,以从别人的痛苦中获利的犯罪行为。

三、歪曲历史


长期以来,我们一直充当着历史修正者和公正的制造者,但当我们进入虚假新闻泛滥的时代,把事实与虚构内容区分开,将变得越来越困难。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开发出一种新技术,让我们能够以不可改变的可视化技术重放过去的事件。即是这样,这种新技术也可能会以意想不到的方式被滥用。

11)赤裸裸的诽谤——拼凑各种低劣的信息能让他人看起来像个二傻子。我们都有人性的弱点,在某个时间,每个人都会缺乏良好的判断力。

12)明目张胆的造假——描绘虚假的现实、发布错误的结论,并粉饰已发生的事件将成为一种新的犯罪形式。

13.)虚假传播——虚假研究、民意测验和调查的推波助澜者。

14.)冒充专业人士——推出错误结论。由于研究人员和信息消费者之间的不对称关系,科学家需要具有更高的标准。

四、社交勒索


如同Google的个性化营销系统提供有针对性的广告一样,一个威胁引擎可以被发明出来,唯一的目的是提供具有高度针对性的威胁。

一个人需要多长时间就会被勒索?

随着网络犯罪的升级,我们面临因那些无形的黑手党式勒索群体而导致社会结构恶化的风险。尽管大多数勒索者是为了钱,其他人是为了各种报复,可能只有极少数人才能够理解那些威胁背后真正的原因。

15.)威胁孩子——用社交媒体恐吓孩子、朋友或亲人变得越来越容易。

16)孤立的威胁——我们天生是群居动物,疏远和孤立我们的朋友可能比死亡更糟糕。

五、人工智能瘟疫


我们很容易依靠人工智能来为我们做出大部分的决定,如去哪里、与谁见面、听什么音乐,甚至怎样与孩子娱乐。但是当我们的人工智能被破坏,或者被那些存有恶意动机的人利用时,会发生什么呢?

17.)交通事故——由于无人驾驶汽车和无人驾驶飞机将由人工智能来管理,受损的软件可能会导致一系列碰撞、事故和大量交通堵塞,从而扰乱整个交通网络。

18.)操作系统失忆——当信息丢失、改变或被恶意篡改时,会发生什么?

19.)电力和数据中断——通过限电、停电和信息围堵使某些人无法从公用事业中获得帮助和需要的服务。

20.)分析瘫痪——人工智能将很快成为我们日常决策过程的重要组成部分,但系统“超载”攻击,相当于“拒绝服务攻击”,将会带来巨大的损失。

六、遗产篡改


生活中很少有比篡改死者遗产更令人闹心的事情了。诋毁死者相对容易,而活着的子女将是这种攻击的主要对象。

20.)虚假动机和虚假意图——死者无法捍卫自己的权益,那么歪曲他们的动机就变得简单了。

22.)捏造社交关系——随着社交媒体的发展,人们关系较远的朋友圈、熟人圈都呈指数级增长。因此,对黑客而言,捏造与地球上任何一个人的亲密关系,变得相对容易。

23.)捏造结果——改变因果关系已经成为政客用来扭曲人们思想,得出错误结论的常用手段。

24.)用错误评估改写结论——大多数造假者都有一套庞大的工具箱,包括如何将雷达屏幕上的任何微小光点恶意放大为核攻击式大屠杀的的能力。

七、空间犯罪


每个军事家都知道那些具有特定优势,且破坏性惊人的人可以从近地空间发动攻击,这只是一个时间问题。而业余火箭则为这些人创造了机会。

25.)从太空发射电磁脉冲——能够将一个国家的金融体系轰炸成石器时代。

26.)从太空发射流行病毒——未来几十年,致命的传染和病毒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容易制造、释放和传播。

27.)中断空间通信——随着我们越来越依赖数据/语音通信,我们脆弱的关键节点将越来越明显。

28.)从太空发射燃烧弹——一个精心策划的爆炸可能造成不可估量的伤害。

八、机器人犯罪


黑帽机器人即将到来。随着超级富豪与超级贫困人口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可能会出现一种情况——暗中进行的隐身战的扩大,黑帽技术以新的、不寻常的方式来破坏我们的系统、工业和政府。

29. )黑帽无人机、黑帽机器人、黑帽汽车破坏器和黑帽数据操纵器——这样的术语很快将成为每个未来犯罪人员的共同词汇。

30.)黑客机器人——一个稍微失常的机器人可能比今天的自杀式炸弹造成的破坏要高数千倍。

九、数字加密货币流氓


数字加密货币已成为隐藏交易的完美工具。例如,门罗币(Monero)是一种在2014年推出的增强隐私功能的加密机制,可利用模糊身份的环形签名来绘制一个超级复杂的,用来确定资金流向的图片。

31.)秘密交易——数字加密货币开启了真正的秘密通信和汇款。

32.)秘密财富储存——当无法了解交易是如何进行,及资金如何储存时,就无法阻止犯罪活动。

十、基因编辑黑客


遗传工程长期以来一直承诺治疗疾病和改善人类,而基因编辑已经成为基因设计人员实现这一目标的首选工具。同时,基因操纵则是一种可以用在所有错误方向上的工具。

33.)创造破坏性的新生命形态——我们无法判断新的生命形态能够造成多大危害。

34.)制造超级传染性新疾病——这包括危及人们健康、安全或长期生存能力的任何疾病。

35.)恐怖的人类编辑——如果没有制约,可能会有边缘科学家尝试冒险计划,例如增加多个性器官,提高人们的恐惧程度、焦虑、偏执或自我毁灭倾向。

36.)超级婴儿黑客——有人可能会通过设计四条腿、五只眼睛、怪异的大脑袋、超矮或超高的婴儿来测试极限理论,并乐呵呵地用自己的名字命名。

十一、大脑黑客


我们喜欢把自己的意识看作是我们思想的避风港,但是如果不是这样呢?当我们自己的意识被黑掉后,会发生什么?

我们的大脑还能安全多久?

37.)植入虚假的记忆——随着我们对人类大脑认知的提高,黑客记忆或诱发记忆中断可能成为家常便饭。

38.)合成记忆——没有自我的认知,我们的思想可以简单地与其它人混杂在一起。我们头脑中的声音可能来自一个不知道是谁的法国老太太。

39.)使用虚假指令取代我们的自由意志——我们引以自傲的自由意志可能不会再那么自由。即使我们肉体上是抵抗的,我们也可能被迫犯罪。

40.)植入主导人格——对于强势的罪犯,如果我们反对他们在做的事情,植入主导人格将会压制我们的反对意见,迫使我们遵守相关指令。

十二、时间犯罪


不必要地等候红绿灯、在排队时眼巴巴地看着时间流逝,或者其他形式……我们宝贵的时间就这样被无良的商家、傲慢的政府、痛苦的机场安检所浪费。

一点一点的,那些我们认为一天中微乎其微的时间都被慢慢地吸走,把我们美好的计划全部打乱,就像日常生活中的筛子,我们从未接近过我们想要的结果。

如果有人偷我们的钱,这是一个明显的犯罪行为。那么如果有人浪费我们的时间,为什么不是一种犯罪行为呢?

41.)时间稀缺法则——不必要地浪费我们的时间很快就会成为一种犯罪行为。

42.)时间损失惩罚——由于时间是稀缺商品,我们很快就会看到时间损失的相关惩罚,以弥补失去的时间。

43.)严格的时限法则——很多时候,我们会因为别人留给我们“太少的时间去做某些事情”,而导致我们失败。当出现因没有“合理的时间标准”而失败时,这将被视为犯罪行为。

44.)似曾相识的破坏性——我们是否将很快具备这种能力,使人的生命按照随机顺序发生,从童年到退休,到青少年约会,失业,再到你的死亡?时间黑客可能会是一个邪恶的命运。

十三、无人驾驶恐怖分子


入侵无人驾驶车辆将制造一系列新的危险,未来将不再需要自杀式炸弹袭击者。

45.)破坏狂徒——装有炸弹、危险动物、化学物品、毒气的无人驾驶车辆。

46.)儿童诱拐/绑架——随着孩子上学、见朋友或课后活动不再需要成人护送,绑架只是黑客的一种算法。

47.)通信干扰器——未来的通信干扰器能够阻止所有形式的光、热、声音,以及可见光和不可见光谱中的每个片段,而且可能完全无法被检测到。

48.)自毁恐惧制造器——考虑到移动地雷的目的是为了恐吓人们,明显地,当无人驾驶车辆漫不经心地穿过街道,而有人扰乱的时候,它们可能会爆炸。

十四、大型项目操纵


那些耗资1000万至5000万美元,甚至上亿美元的项目给人们留下深刻印象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我们正在见证那些耗资数十亿美元的项目正在爆炸式增长,如阿塞拜疆的人工岛、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大规模城市更新项目、沙特阿拉伯大清真寺,这些项目的投资都超过1000亿美元。

但是,随着这些巨额投资的出现,一批新的资金操纵者和诈骗者试图利用项目实施过程中的漏洞来干坏事。

49.)虚假的工作岗位——大多数国家将大量投资用于人员就业,所以大多数方案都会带来虚假的工作岗位,而在事后想要证实这些工作岗位的真实性也很困难。

50.)欺骗性的经济利益——大规模经济利益对政客总是很有吸引力,但良好的意愿并不能保障商业运营变得可行。

51.)伪造需求——基础设施项目通常比较容易销售,特别是当现有基础设施正处在衰退的情况下,但虚假的“需求”是大型项目骗子们所常用的手段。

52.)财务造假——初创企业对那些喜欢把数据说破天的人来说,有着非常大的吸引力;而大型项目则创造了更大的吸引力。

十五、产业灭绝


所有行业都有一个开始、顶峰和结束的钟形曲线。是的,所有行业都会终结。

在日益动荡的商业竞争中,会有很多赢家和输家。因此,那些濒临死亡的行业正在试图重塑自己,在新兴产业中寻找生存机会。如果没有人恶意干扰,多数行业都能做到这一点。

但是,某些行业的衰败总会使一个国家从另一个国家中受益,并把产业竞争变成由政府制裁而形成的新型犯罪现场。

53.)操纵全球需求——当买家被迫离开时,一个行业也将不复存在。

54.)取消财务支持——请参阅我关于勒索犯罪的介绍,以理解金融家如何被操纵,并退出交易。

55.)产品部件或材料的获取成本飞涨——大多数成功的产品都拥有难以制造和难以获得的关键部件。在制造业供应链中,材料短缺将成为轻松控制产业的关键点。

56.)使特定行业的所有股票都陷入困境——我们只不过是看到了虚假新闻的表面。精心炮制的谣言旨在产生其它谣言,从而轻松地迫使一支最好的股票下滑。在未来,消除企业估值不需要太多时间,就可以使股票呈现自由落体式的下降。

十六、当暗网变得更加黑暗


你是否曾遇到过某种令人沮丧的情况,而希望能雇一个“修理工”,去帮你解决麻烦? 

这些情况可能包括:你不得不与成为你邻居的帮派成员打交道,或恶劣的房东不愿意在出现危险情况时进行维修,或当地政客受贿,或是发现你的丈夫居然在其它州与别人结婚了……。

我们都会遇到一些超出我们能力的问题,我们需要帮助。但是我们需要的帮助不是正规渠道的。我们没有几百万美元去付给律师,我们没有时间、耐心,或通过官方渠道去解决问题的资源。

这也是为什么暗网能够发展起来,成为不道德的人提供不道德的解决方案的场所。但是,暗网还有着变得更为黑暗的潜力。

57.)破坏整个国家的经济——在某种程度上,这已经发生了。只需添加几个新工具,就可以轻松达到目的。

58.)发动大规模自然灾害——在未来,我们将具有控制飓风、地震、冰雹或蝗灾等自然灾害的能力。

59.)迫使核电站自毁——每一种新技术都会为操纵者提供额外的能力。

60.)幕后操控全球领导人——要成为政府的幕后机构,未来的超级傀儡的操纵者只需要在超级暗网做一笔首付。

最后的思考

奇怪的是,大家对于大多数未来犯罪的反应,将从“哦,我的天啊!”转变为“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未来世界会变得更安全还是更危险?

一方面,我们将越来越多的权力投入到某个人手中;另一方面,我们正在见证某种军备竞赛,而各国政府和执法机构将打击行动推向全新的层面。这既有好处也有弊端。

如果我们能在险恶的阴谋爆发之前抓住坏家伙,那自然最好不过;而如果我们不希望政府不停地监视我们,那就糟了。

超级连接社会的缺点是我们可以很容易地让他人分享我们的挫折,而这些挫折分享又会引起新的不同形式的冲突。

这为CaaS(犯罪即服务)商业模式演变为复杂的商业运营提供了场所,而成千上万毫不知情的各类人群都被卷入。

未来的战场将继续伴随我们的技术文化而演变,许多未来的武器则是今天的标准所无法界定的。

我们不希望用刀来对抗枪,而未来的地下罪犯对于我们的警察部队来说,是一场可怕的竞赛。要用正确的工具和技术来对抗未来的犯罪集团,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本文由资本实验室编译,文章来自priceonomics.com。近期我们发现有机构或媒体在转载我们的原创或编译文章时,存在:不加作者或编译者署名,随意对内容进行纂改、拼接,去除数据表格中的资本实验室logo水印等”小聪明“现象。本站声明,严禁转载时进行上述侵权行为。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