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译/导读:王进

【导读】以色列风险投资行业的发达程度在投资界应该说是人所共知,而对该国政策、创新、投资环境的分析也常常进入我们的视野。本文虽然不长,但以风险投资数据为基础,同样给了我们一些值得思考的分析。总体来看,我们认为健康的经济环境、开放的投资政策、有力的税收优惠,以及对某些产业(如网络安全)的特色支持,都是推动风险投资蓬勃发展的重要因素。最为关键的是:明白得早、看得远,并快速行动,才能起得早,走得快,走得远。


以色列是一个只有850万人口的国家,人口数量与美国的新泽西州相当。但以色列在全球风险投资领域的地位如此重要,以至于该国以科技为中心的沿海地带获得了“硅溪(Silicon Wadi)”的美誉(译者注:在阿拉伯语和希伯来语中,Valley的同义词是Wadi,特拉维夫的高科技带也被一语双关地称为“Silicon Wadi”,与美国的硅谷相呼应,并获得了“硅溪”的中文美称。)

据PitchBook统计,自2012年初以来,除美国以外,全球4%的风险投资交易均发生在以色列,位列中国,印度,英国,德国,法国和加拿大之后,而这些国家的GDP均高于以色列。

2015年,以色列共完成326起风险投资交易。知名的大额交易包括:软件分发平台ironSource获1.05亿美元融资,任务众包平台Fiverr获6000万美元融资。

在所有交易中,接近60%的交易分布在信息技术领域,这推动着整个国家成为高科技创新的枢纽。 

从交易数量来看,2015年较2014年的342起有所下降。但从一个更长的时间范围来看,以色列的风险投资是明显上升的:2013-2015年投资交易年平均数量是329起,而上一个三年的平均数是180起,再往前一个三年的平均数则只有111起。

在红杉资本和微软风险投资等国外机构投资于以色列的同时,也不乏国内投资者在推动本国风险投资事业的蓬勃发展,这包括了Pitango Venture Capital、 Jerusalem Venture Partners,以及 Carmel Venture。在过去十年中,上述机构均位列以色列最活跃投资机构Top10排行榜。

那么,以色列这样一个小国家为何能在风险投资领域成为如此重要的角色?

上世纪80年代中期的减税政策是早期的驱动力量之一,这一因素促进了经济增长、降低了通货膨胀。而在此之前,以色列经历了1948年建国以来长达数十年的经济停滞。

1993年,以色列政府实施了Yozma计划【注】,为外国投资者提供税收优惠,同时推出了政府引导基金,并引入国外风险资本,共建投资基金。

在本世纪初,政府颁布了一系列的改革措施,帮助原来更集中化的经济运行模式走向开放和私有化。

上述各种政策带来的变化,使得以色列对风险投资变得更为友好。

如果没有可投资目标的话,上述努力都将形同虚设。而以色列风险投资上扬的另一个主要因素在于:推出创新思维与产品的公司层出不穷。

除了ironSource和Fiverr,创新公司的代表还有:导航应用Waze(2013年被谷歌以11.5亿美元收购),移动应用平台Conduit(2012年估值13亿美元)和移动消息应用Viber(2014年二月被乐天以9亿美元收购)。

以色列政府向军事研发领域的投资,以及Check Point等公司的成长,推动以色列享有网络安全中心的美誉。这些因素同样为创业公司的崛起提供了机会。

成立于1993年的Check Point已经成为未来企业家的来源地。来自该公司的团队成员创办了数据应用安全技术公司Imperva 、防火墙软件服务商Tufin等新企业。而后来的网络安全公司Aorato,Adallom继续前进。两家公司分别以2亿美元、2.5亿美元的价格被微软公司收购。

以色列网络安全行业的风险投资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活跃:在2015年,超过1.82亿美元资金投入到40起交易中,交易数量与交易额均创下10年来的新高。

从这一点上来讲,以色列的高科技市场形成了一个积极的反馈回路:公司推出创新产品和新团队,反过来又吸引更多公司,如苹果和亚马逊在以色列建立办事处,从而吸引和产生更多的优秀人才,进而去创立新的创新企业,如此循环往复。

谁也不能确信在以色列的投资前景到底会如何,但考虑到过去四分之一个世纪,特别是最近的数据趋势,风险投资的迅猛势头并没有减速的迹象。

【注】YOZMA计划是一个由以色列政府推出的投资计划,也是目前被公认为“世界上最成功的政府引导型风投计划”。

初创时,政府为YOZMA基金准备了1亿美元,并进行了精心设计。它在结构上有这样一些特点:YOZMA母基金投资10只私人风险投资基金,每一只基金必须由以色列本地机构管理,但应由一家知名的国外风投机构和一个国内的金融机构组成; 政府对每只子基金投入40%的份额,最高可达800万美元; 尽管是政府主导,但每一只YOZMA子基金都是一个独立的有限合伙企业,完全遵循市场规律;政府资金的介入,主要保证每支子基金专注于科创公司的早期投资。

YOZMA的激励机制也非常强大,私人投资者可在5年内以优惠价格买断政府在基金中的权益。结果,10只基金中有8只行使了该项权益。从1998年开始,政府干脆采用拍卖,对基金进行私有化。

此后,YOZMA的子基金迅速发展,成为3只或更多,由更多的职业经理人管理。上世纪90年代末,风险投资已经成为以色列的重要产业。国外风投开始直接投资以色列的创业企业。(备注来源:解放日报《“创业国度”以色列的六大秘诀(解放日报》)


◈资本实验室根据PitchBook文章编译、整理。

◈本文原作者:Kevin Dowd

◈转载需注明:来源于资本实验室。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