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译/导读:谢弢 

【导读】当诸如微博、开心、豆瓣等社交网络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时,你是否在为泛滥的信息而感到烦躁,你是否害怕隐私被侵犯而感到不安,Facebook的“无阻共享”更是引来极大的争议。由此可见,信息越来越多是不可避免的,更好的信息过滤势在必行。

【译文】Facebook所采用的被称为“无阻共享”继续引起争议:批评者抱怨这个新功能——从Spotify自动分享歌曲和从social-reading apps自动分享新闻故事——正在败坏该网站,这样的共享占用了大量的流量而让网站奇慢无比。然而,风头正劲的风险资本家MG Siegler 说,当Facebook在共享方面做出改变时,这样的后果是意料之中的。但这样的特殊风暴终将过去。这些大惊小怪的人应该强调的是Facebook需要更好的过滤器来帮助用户应对社会信息共享的冲击。

CNET的Molly Wood最近很愤怒,他说Facebook的新变化正在“摧毁共享”,因为他们扰乱了用户的资源,并设法引诱他们签约Spotify或华盛顿邮报的应用程序。Wood把Spotify的歌曲共享称为新的Farmville,但这并不是一种恭维。同许多其他批评者一样,她还指出,Facebook的这个动作是为了收集更多的用户的信息,并为其广告客户所用。但她的主要诉求之一,是认为Facebook这样做并不能减少共享摩擦,而且反而会增加:

使用“无阻”共享搜索时,Facebook对你的朋友共享给你的东西建立了一道屏障,也就是说,他们创造了摩擦。即使它只是一次性的不便,这样的共享障碍也中断了共享。随着更多的内容出版商开发需要授权才能查看的社交应用程序,这样的障碍会不断弹出。

嘈杂?是的,但又是一个发现意想不到机会的引擎

我明白Wood的观点。我的Facebook页面也变得嘈杂,不断的链接到华盛顿邮报的文章,Spotify的音乐分享链接有时候也很气人。但同时,这些链接也是发现内容的一个有趣的方式,并相当有力地证明了“长尾”理论。金融时报在一篇报道中指出,像“华盛顿邮报”这样的报纸通过他们的社交应用程序获得了大量的流量。换句话说,共享可以产生一些意想不到的机会,这是非常可贵的。

Uber的博主Robert Scoble写道,Facebook的共享越来越接近“怪异”,它开始让人们感觉到被侵犯,但我却认为MG Siegler才是对的,他说,Facebook从它存在开始就是对的,它鼓励大学生张贴自己的照片和社交状态。当新闻推送首次推出时,被侵犯的呼声哗然一遍,但它现在已成为Facebook的基础,数百万用户沉迷于它。

这是否意味着Facebook的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为了他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而正在改变我们对隐私的看法?我不这么认为。我认为,他和一些人,比如Facebook前总裁和Spotify的投资者Sean Parker,比其他的人更清晰的意识到隐私的发展方向。它曾经是一个“二进制的事情” ——你与家人,朋友和邻居共享某些事情,但与外部世界的大多数人隔绝。现在,您可以选择性的共享某些东西,比如你正在听的歌曲或看到的新闻文章,而不用分享其他的东西。分享一首歌曲侵犯隐私吗?这是很难理解的。隐私权现在是复杂的频谱,而不是简单的开关。

我们需要的是更好的过滤,而不是更多隐私

社会学家和微软研究员Danah Boyd已经写了很多有关Facebook的年轻用户对隐私问题反应的文章,比简单的说“孩子们现在分享一切”要细致的多。在某些情况下,年轻的用户甚至比老年用户更关心隐私问题,他们想出了一些有趣的方式来处理(比如每天晚上删除他们的Facebook帐户,然后在早晨再恢复,因为Facebook不会真正删除任何东西)。但很多东西 ,特别是社交经历,比如音乐,他们很乐于分享,这也使无阻共享变得非常有意义。

对我来说,Facebook无阻共享的推出凸显出的最重要一点是,我们需要更好的过滤器来应付社交网络上不断高涨的信息浪潮,对于Twitter和Google+来说也是一样。谷歌推出“圈子”和Facebook增加“智能名单”朝着正确方向迈出了一步,但他们仍过于繁琐,并且需要大量持续的管理(很多人可能就不会做)。 Idealab的创办人Bill Gross在他的新的社交网站Chime.in上推出一个“部分跟随”模式,在那里你可以只跟随某个人发布的某些固定的议题,但这也需要大量的前期管理。

所以我认为Facebook的共享方法没有问题,而且它可能是未来的趋势。但是,如果我们通过我们有限的流量来发送越来越多的内容,那么就需要更好地对其进行过滤,正如Clay Shirky前一段时间指出,问题不在于信息超载,而是过滤不好。

  • 信息来源:gigaom
  • 本文为资本实验室成员编译,转载请注明转载自资本实验室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