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译/导读:谢弢 

【导读】过去的一年,欧债危机一直是困扰世界经济的一个重大难题,欧元区的各国首脑们一次次的聚集在一起,却一次次的失望而归,危机依旧,甚至愈演愈烈。新的一年,全球范围内诸多国家的政治形势将发生变化,欧债危机以及全球经济的前景,将更加扑朔迷离。对于投资者来说,需要特别关注。

【译文】在全球重要大选年到来前夕,不要低估了今年政治对市场的影响。

表1 全球主要国家地区选举时间表

 

政治与市场融合

政治家以及他们所代表的选民正使投资者的资金遭遇风险。

“政治正史无前例地改变着市场。政治在全球市场中扮演角色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但在2008年之前二者的交集是被明确定义和限制的,”总览一下2012年我们面临的政治风险,我们可以这么断言。经过一年的变革后,欧元区的命运,以及接下来全球市场的走势,将取决于欧盟立法者在关键时刻的决策,原因很显而易见。

“在全球化的时代,2012年将首次反映政治与经济的全面衔接,”欧亚集团继续在报告中说道。

投资界也有相同的观点。

贝莱德投资公司在它的《2012年投资展望》中说,今年政治的影响力比以前任何时候都大。它警告说:“一个政治上的骚动可以放大风险,或者将我们引入一个未曾预料到的困境中。”

在圣诞节前施罗德出版的展望报告中,撰稿人认为政治风险的增加是2012年的四大主题之一。他们说“首先,投资者开始指望政府来拯救金融业,而这一进程在欧洲还没结束。其次,随着央行在刺激经济增长上慢慢变得黔驴技穷,投资者们期望政府能接过这一重任。”他们补充说“虚弱的增长和困难的前景意味着政治辩论将慢慢成为如何瓜分经济蛋糕的重要方式。”

如果说2011年曾被标记为不可预知的一年的话,今年我们至少有一些参考点作为指引,当然不仅仅是世界上几个主要经济体的选举。这肯定会带来较高的波动性。

 

欧元区:最大的风险

毫无疑问,欧元区危机——一场等待中的灾难,它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政治——仍将是全球市场最大的风险源。

投资分析家普遍认为,在没有任何成员离开该集团的前提下,危机无法在2012年内消除。安银银行(ING)的内部观点是“最终将会有一个令人满意的解决方案来应对危机”。

法国兴业银行的Michala Marcussen最近表示,欧元区未来的日子将是更加痛苦地蒙混过关,而这一观点得到许多市场观察家的支持。她补充说:“首要问题是2012年是否有成员退出欧元区。我们的基本观点是否定的,但可能性也不为零。”

欧亚集团的报告预计今年将继续2011年的不确定性和动荡性,它说:“2012年欧洲最大的风险不是欧元区的分裂(希腊的剥离)或者瓦解(意大利和西班牙的退出)。真正的问题是渐进主义的持续。”

关键节点:

1月23日,下一次欧元集团会议

3月,欧盟峰会(元首们有望将签署财政新约,实现更紧密的财政联盟)

 

美国总统选举:丑陋

约翰.希金斯的资本经济学指出:“总统选举年一般都是股权投资者的噩梦。”

希金斯在最近的研究中指出,自1928年以来,在每一个大选年中,在考虑通货膨胀权重的前提下,标准普尔500指数每次上涨了不到3%(如上表所示)。他说:“诚然,与上一年同期相比,这比每个选举周期的第二和第三年平均收益稍高。但相对于每个选举周期最后一年的收益来说就相形见绌了,因为这一年在任者都迫切希望把改善经济作为吸引投票的一种手段。”

而且,即使共和党把奥巴马从白宫里赶出来, “它也不能使股市上涨太多,毕竟进一步财政刺激的真正空间已经很小,”希金斯补充说。然而,选举结果将有助于确定未来美国的财政紧缩规模。

在选举到来之前,目前华盛顿的政治僵局可能在数月之内进一步恶化。

汇丰环球资产管理公司的Alec Letchfield在展望2012年时提到:“我们希望,在竞争的主要阶段过后,能够看到候选人在呼吁他们狭隘的政见的同时,求同存异并寻找缓解长期预算压力的解决途径。”

由于数以万亿美元的税收和储蓄决议将在大选之后立即作出决定,欧亚集团的报告警告说:“企业和投资者将不得不被迫站在一边等待决议或者将自己置于非常迥异的局面当中。”这就给投资者的信心打上了一个打问号,并将阻碍经济的增长。

 

中国的领导层变化:困难的问题

说到即将到来的中国共产党领导层变化可能带来的影响,经济学家马克·威廉姆斯认为很可能还是“和往常一样”。但也不排除发生巨大变化的可能性。

从长远来看,“新领导人将不得不设法解决一些棘手的政策问题。” 威廉姆斯解释说,“为了推进结构性改革,政府可以承受多大的短期经济痛苦?他们是否会对那些阻碍改革的既得利益者采取行动?汇率政策以及金融部门改革的渐进式方法是否有可持续性?极有可能的结果是,新的领导集团将依靠过去十年一直在此工作的一干人得出一个不同的结论。”

从短期来看,过渡意味着显著地改革已被搁置,而决策者有可能对支撑增长的方式产生偏见,威廉姆斯和其它中国观察家说,“如果欧元区危机加深和中国的国内经济恶化——这两者似乎都有可能——我们将看到比预期更多的来自中国的刺激政策。”

欧亚集团在其报告中称:“这是协商一致的原则……,新的领导集体将至少需要一年时间才能走到一起,并开始新的战略计划,而这只会是我们在过去五年所见的一个增量变化。一个很大的标题,却没有多大影响力。”

 

俄罗斯:尴尬的可能性很小

不管抗议与否,毫无疑问,今年普京将再次成为俄罗斯总统,尽管有些专家说最近的一些起义相当于又一个“阿拉伯之春”革命的开始。

欧亚集团的报告称:“最近发生了一点小尴尬,一个流氓叔叔出现在聚会中,醉醺醺的,并令他的家庭为难。但是这并不会有多大影响,庆祝仍将继续。俄罗斯的情况就像这样。”

位于莫斯科的Verno Capital对冲基金首席投资策略家 罗兰.纳什解释说:“2012年,必须认真理解俄罗斯的抗议者以及掌握解决抗议的方法。若不能很好的应对,则将产生市场动荡和机会。”

但他说俄罗斯的普通股非常值得购买,“便宜的股票,相当高的收益前景,进入2012年后,一旦公司意识到改善投资者与蔓延的悲观主义之间关系的必要时,这很可能将成为俄罗斯股市的甜点。”

 

默科齐时代的终结?

虽然法国总统选举估计很难以任何方式对欧元区危机产生太大影响,但它的确可以给市场提供一个标记,这将推进一些发展或者给出一些改变的信号。

事实上,美银美林集团的Gary Baker在一份研究记录中评论说:“在市场已经把4、5月份的法国总统选举看做一个重要节点的情况下,我们必须耐心并敏锐的等待一个更合适的购买机会。”

反对党社会党的候选人Francois Hollande(见上图)有望击败现任者——欧元区最佳搭档“默科齐”的其中一员——尼古拉斯·萨科齐。欧亚集团评论道,候选人无论提出什么市场政策,欧元区的命运都是非常一致的。

 希腊:比选举问题更大的忧虑

欧元区危机的震中——希腊的选举时间也到了,但他们必须继续等待。大选的时间被临时定在了2月19日,但很可能将被延期到4月之后。

Exclusive Analysis的西欧预测中心负责人Pepe Egger解释说,即使新民主党有可能赢得选举,它也必须认识到目前国家的问题非常严重,所以政权方面的变化必须暂时搁置。

在这之后,希腊的政治家必须在减债协议上与债权人达成一致,同时协商采取进一步的救援行动、改革和紧缩政策以保证希腊继续留在欧元区。

“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一个新的政治家上台能够显著的改变局面,”Egger说,但尽管如此“在选举之前很多东西也可能会变坏变糟糕”。

 

“危机挥之不去,政治却更加虚伪”

在过去六年间,几乎没有一位日本首相能在这个位置上成功呆到12个月以上。今年又迎来了另一个大选年,这将加剧这个深陷债务和危机的国家的政治不稳定性。

委内瑞拉也迎来了大选,根据欧亚集团的分析,不管谁替代查韦斯,其经济和政治形势都是严峻的。

中东的紧张局势已经使石油价格顽强地保持在100美元以上。目前世界第四大石油生产国伊朗的石油供应减少并且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这将进一步推高油价。

ING的经济学家所著文章的标题也许最好的概括了这一切:“又一年……危机挥之不去,政治却愈加虚伪。”

  • 信息来源:247wallst
  • 本文为资本实验室成员编译,转载请注明转载自资本实验室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