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译/导读:卢远添

【导读】互联网发展到今天,催生出了层出不穷的商业模式。在绚丽的外表下,其实大量的互联网公司与传统的商业世界没有什么两样,那就是:贪婪和不良行为的存在。而我们自己可能就是这些问题的一部分,包括投资机构。以Facebook为代表的“模范”公司,就获得了大量的资金追捧。……这是一篇与市场主流唱反调的文章,值得我们品读。网络世界的未来何去何从,更值得我们大胆反思…

【译文】互联网之所以能走向今天的繁荣,是因为它的发明者蒂姆·伯纳斯·李拒绝诱惑、放弃贪婪,而且没有给他的发明申请专利。然而,20年后,很明显大部分网络领袖所做的只是:将它引向了活脱脱的贪婪和不良行为。

一切照常

首先,我想说:互联网跟传统企业没什么两样。但是由于网络的开放,社会化媒体的崛起,以及社会民主和网络经济的预期,令人惊讶的是我们正处在自己制造的困境当中。

网络一直在催生罪恶

我们之前已经见过肮脏的运营商:WhenU和Gator公司(然后是GAIN,接着是Claria公司)等都是不良行为的“模范”代表。它们由于兜售广告软件和间谍软件而饱受批评,这些软件在用户毫无戒备和非自愿的情况下侵入电脑并植入广告。更糟糕的是,这些软件还经常“接管”发布商的广告,并且拿自己的广告覆盖它们,从而获利。

我回想起在为一个在线出版商跑销售的时候,跟WhenU的一个高管有过一次交流。我很好奇他们的做法是如何被允许的。然而事实上是,一旦这一做法被许可后,就不可避免的让某些人想从中牟利。

虽然它们名声不大好,但实际上,Claria这样的企业就获得了一流风险投资公司如Greylock,Technology Crossover Ventures和U.S. Venture Partners的支持。2004年4月,Claria甚至提出了融资1500万美元的IPO申请,但在2004年8月撤回了申请。继2006年二季度末退出广告业务后,该公司在2008年倒闭了。但不管如何,从该公司的维基百科页面可以看到,Claria倒闭后,很多高管跳到了别的公司,这其中包括DemandMedia,Dotomi, eHarmony, LifeStreet和Turn等。

WhenU 似乎活到了今天,带着它毫无诚意的标语:“你想要的广告”。真的吗?

其实,我并不是在攻击Claria或者WhenU。正如他们所说的:“不要恨玩家,要恨游戏本身”,而且这种游戏是显而易见的:

快速做出一个东西,然后把它卖给更大的“傻瓜”,当更大的傻瓜发现盈利遥遥无期、不可持续时,让他们焦头烂额地收拾烂摊子吧。

网络的螺旋式堕落

当在线广告从网络泡沫的崩溃中崛起,并且把公司推向生存的极限时,就很容易把Claria和WhenU看成是一个时代的遗迹。

事实并非如此。现今我们看到了比以前任何时候都要多的有问题的做法。但我认为,用户在很大程度上并不敏感或者不关心。如今,绝大多数网络公司没有WhenU 或Claria那样邪恶,但是某种程度上,同样的贪婪驱动着他们。

对典型不良行为的“奖励

这些天,有一个不良行为的典型代表:Zynga的CEO马克·平卡斯。没错,他在公众面前说Zynga早期的销售手段是可疑的,而他努力劝说早期员工放弃股票期权的做法也值得商榷(说的委婉一点)。事实上是,Zynga即将迎来的IPO估值达到100亿美元。我不会替他开脱,只要简单地阅读一下他在LinkedIn上的介绍就会发现,他早期在Tribe以及天知道还有别的什么地方的跑龙套经历,已经将他的天真和理想主义击得粉碎,这就驱使他基本掌握了利用“游戏”规则来为自己获利。

最终,Zynga公司的产品是数百万人喜爱且心甘情愿支付的,而且没有人是被迫在这家公司工作。

FACEBOOK:您的隐私是属于我们的

获得宽恕通常比获得许可要容易得多。在这方面,没人能跟Facebook的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媲美。

Facebook正在获得投资者的奖励,投资者的推动使这家公司的非公开上市股票估值达到了约700亿美元。有传闻说该公司将在2012年4月申请IPO,市值将达到1000亿美元,届时其市值营收比将大大超过Google在2004年上市时的比例。Google当时的收入是60亿美元,上市时市值约250亿美元;而Facebook的收入同样是60亿美元,市值却可能达到1000亿美元。

Google不作恶?

说到Google,我承认这家公司的确做得不错。它的产品使数以亿计人的生活变得更简单,但批评者将谷歌指责为21世纪的美孚石油和微软。它占据着45%的在线广告份额,考虑到随着其在搜索、移动和视频方面实力的加强,几年后它的影响力会愈加放大,所以这一指责并不是不公平的。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Max Levchin说“孵化器太多了”,意思是投资者在回避风险,追逐那些模仿跟风的公司,我同意这种看法。我认为这个问题是我们正面临的最大问题的一个方面:聪明和受利益驱使的企业家追逐的是微不足道的小市场和产品,而不是像上一代人那样解决大问题。

另一方面,总的来说,当今大量的风险投资机构都缺乏像上一代人那样的胆识。在“快速失败(failing fast)”的倾向(注1)以及 “支点艺术(the art of the pivot)”的影响(注2)下,投资者为了追逐新时尚,很多本来有前途的公司被牺牲和过早的扼杀了。

网络和其余的商业世界并没有什么不同,也许我的期望太高了。

【注1】failing fast(快速发现可能的错误,避免后续失败。若你想了解更多,推荐阅读维基百科关于本词条的解释)

【注2】the art of the pivot(意思大概是企业在发展过程中可能会调整战略,甚至否定最初的创业点子。若你想了解更多,推荐看一下BusinessInsider关于本问题的一个访谈

 

信息来源:Techcrunch.

本文由资本实验室成员翻译,转载请注明转载自资本实验室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