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译/导读:卢远添

【导读】“乱世出英雄”这句话在经济界同样适用。在当今这个经济动荡的世界里,谁能敏锐地识别机会和风险,谁就能从这个乱世中脱颖而出,成为英雄。交年之际,国际智库IHS给我们列出了2012年全球经济存在的十大风险,非常值得每位投资者和创业者重视。

【译文】大萧条以来的疲软状态,使得世界经济变得非常脆弱,且对外界冲击非常敏感。欧元区陷入了旷日持久的金融危机,其经济在今后几个季度里将会大幅萎缩,而2012年世界GDP增长预计将低于趋势值。伴随着这些糟糕的状态,如果没有改善的环境来坚实其基础,世界经济看起来至少又将渡过脆弱的一年。

 不幸的是,威胁全球经济持续前进的风险有很多。在此强调的10个风险是IHS认为在2012年里最为关键的几个。这其中,比如欧元区崩溃,本身就会使世界经济陷入衰退。幸亏有了新兴市场的反弹以及最近美国经济强于预期的表现,然而,有很大可能性,这其中至少有两个风险将会引发全球性的衰退。

 1. 欧元区危机。

到目前为止,在可预见范围内,欧元区前景是全球经济面临的最大不确定因素。目前的危机可能会朝着不同的方向发展。其中一个极端是存在爆发金融危机和GDP严重收缩的可能性,这将在整个欧元区释放出强烈的通货紧缩压力,并抑制全球经济发展。

而另一极端是,如果欧元区决策者们在紧缩政策上搁置争议,以及在欧洲央行(ECB)的作用下,采用最有力的武器,将存在重大上行惊喜的可能性。目前还看不到这种可能性的发生。然而,如果危机迅速深度恶化以至于造成决策恐慌,它将变为现实。现在,最有可能的结果还是蒙混过关,就像过去两年我们所看到的一样。

 2.中国硬着陆

目前的中国经济存在诸多问题,过度杠杆化,深受许多扭曲和失衡问题困扰等,这使得硬着陆的可能性越来越大。信贷过度发行,过度投资,回报率下降,银行资产质量下降,以及货币被低估等问题造成了危险的扭曲,这对中国的决策者提出了严峻的挑战。硬着陆最可能的导火线是中国房地产泡沫差于预期的崩溃,或者来自外部的冲击,比如欧元区崩溃。然而,得益于他们在国内经济信贷分配方面的控制能力,中国的决策者们还可以使经济扩张再持续几年。IHS认为硬着陆的风险在延迟,然而,在即将到来的2012年秋季举行的中共十八大之后,这一可能性将会迅速加大。

 3.石油价格上涨。

欧元区经济的预期衰退和全球GDP低于趋势增长使得最近的全球石油价格有所回落,这给出了一个信号,如果全球经济意外回暖,石油价格将剧烈攀升。石油价格上涨的另一刺激因素是主要石油输出国的潜在政治不稳定性有所升级,尤其是中东国家。任何一个地缘政治事件都有可能破坏该地区的石油供应,这将会促使油价的迅速攀升。举个例子,2011年上半年,利比亚石油供给的中断就导致全球油价上涨了高达25美元/桶,而利比亚仅仅是一个相对较小的石油输出国。世界主要石油输出国(比如沙特阿拉伯)的任何可能性的供给减少,都会大幅抬升油价。

4. 美国过度财政紧缩。

大选前一年的政治活动加剧了美国的极化问题,并加强了美国舆论领袖间的党派之争,因此,目前华盛顿政客间的僵局将很难在短期内解决。IHS预计,在保证2012年联邦预算通过前提下,民主党和共和党都想做出最小的让步,因此,若同意将工资减税和紧急失业救济计划延长一年,实际上就不可避免地促使综合税收的全面摊牌以及2012年全国大选支出的缩减。然而,鉴于目前美国政治家及其选区间的高度极化趋势,决策者采取过度的财政紧缩政策的风险依然存在,这将使经济衰退的威胁加剧。

 5. 美国或日本发生主权债务危机。

鉴于迅速攀升的主权债务负担,美国和日本很可能迟早会面临主权债务危机的威胁,这甚至要大大严重于目前正在发生的欧债危机。幸运的是,短期内危机发生的几率还很小。两个国家的决策者会有几年的时间去整合各自的金融业,以避免类似欧元区的债务危机发生。这一时间窗口主要是基于一个事实,即美联储和日本银行仍是可信的最后放贷人,而到目前为止欧洲央行仍拒绝承担这一角色。

 6. 竞争性货币贬值。

如果主要经济体的决策者们都实行以邻为壑的宏观经济政策,这将很可能演变成货币“战争”,而这场战争的每一方都将是战败者。一两个国家试图通过经济通胀来避免债务危机的发生将会引发货币战争。举个例子,如果欧元区金融危机突然加剧,就会对决策者造成恐慌,其所作出的决策则会导致欧元急剧贬值。鉴于对一些欧盟经济体的过度高估,比如希腊、西班牙、葡萄牙和意大利,欧元很可能在短时间内大幅下跌,这将引发其他国家进行报复性的货币贬值。竞争性货币贬值将会加大主要经济体间的贸易冲突以及全球金融动荡加剧的风险。

 7. 逐步升级的贸易冲突。

2012年爆发大规模贸易战争的几率并不高。所有主要贸易经济体的决策者们都意识到这种贸易冲突往往会两败俱伤。种种历史证据表明,一旦贸易冲突被激发就非常难以遏制,它可能会导致针锋相对的升级,从而让每一方都付出惨痛代价。虽然2012年爆发全面的贸易战争的风险相对较低,但考虑到欧元区经济的预期衰退以及目前全球经济的糟糕状态,切不可轻率地完全忽视这一风险。在衰退或停滞的经济环境中,决策失误的风险往往会加大。此外,在长期和严重的经济衰退中,这一风险是巨大的。

 8. 意外的通胀/紧缩

短期内全球通胀高企的风险已经在很大程度上被排除了,因为在接下来几个季度里世界GDP增长应该仍处于“贫血”状态。然而,如果全球经济增长弱于预期,处于休眠状态的全球通货紧缩压力可能会重现。这样的发展对决策者而言是一个艰难的挑战,因为在大衰退期间他们的决策武器在很大程度上已经耗尽了。更糟的是,决策者对付通货紧缩的剩余战斗武器很可能被证明是无效的(例如,在利率已经很低的情况下降低政策利率),或许会制造出更严重的经济问题(例如,在全球经济已经出现过多流动性过剩情况下,仍采取额外的量化宽松政策)。

 9. 自然灾害。

2011年的日本东北大地震以及最近泰国的洪灾对全球供应链产生了严重破坏,这表明自然灾害有对世界经济产生短暂的实质性破坏的可能性。鉴于近年来发生特大灾害的可能性有所增加,在评估这类事件发生的可能性时要审慎考虑,应采取适当的缓解措施,并加强事件发生时的应急能力。

10. 地缘政治风险。

幸运的是,目前为止,中东和北非(MEFA)的动乱还没蔓延到该地区的最大石油生产国。尽管如此,由于该地区以及周边的一些国家存在很多潜在的未知因素,因此局势有可能一夜之间改变。例如,伊朗就是一个不可预知的地区角色,且有妄动的可能,这将破坏整个地区的稳定及其战略意义重大的石油输出。该地区另一个未知数是巴基斯坦及巴基斯坦政府对众多极端组织的宽松态度。该地区第三个容易造成全球性后果的风险是针对沙特统治家族的人民起义。这样的事件很可能会导致波斯湾其他国家的统治被迅速推翻,并对更大的国家群体造成破坏。鉴于世界经济对该地区石油供应的严重依赖性,不可避免的,任何中断中东石油出口的重大事件都将对全球石油市场产生灾难性影响,并引发又一次全球经济衰退。在其它地区,朝鲜独裁者金正日的最近去世使朝鲜半岛和其余大部分东亚地区陷入了重大的不确定时期。其中主要风险包括朝鲜政治精英之间的权力斗争以及强硬派试图利用核对抗来加强自身的权力统治。

  因重要性或可能性几率顺序问题,一些风险在此尚未列出。

   

相关文章推荐:1、IHS 2012年十大经济预测

                              2、2012,你的钱包面临7种意想不到的风险——针对衰退,债务,社会动荡和其他市场混乱的对策

信息来源:IHS.

本文为资本实验室成员编译,转载请注明转载自资本实验室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