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惧”时刻的“贪婪”,疫情之下为何巨型基金频频诞生?

冉伟        
在全球疫情持续扩大的背景下,私募股权与风险投资行业反而迎来了多支巨型基金,甚至创下多项机构自身或行业的募资记录。

在全球疫情持续扩大的背景下,私募股权与风险投资行业反而迎来了多支巨型基金,甚至创下多项机构自身或行业的募资记录。这是否会为当前萎靡的资本市场带来一剂强心针?

3月31日,全球最大S基金(Secondary Fund)管理公司,总部位于法国的Ardian最新一支基金ASF VIII募集到180亿美元资金,创下Ardian的单支基金最大募资额,也创下了PE二级市场的新纪录。据悉,这支新的S基金将主要接盘欧洲和美国的并购基金。目前Ardian的在管资金规模为960亿美元。

4月3日,总部位于纽约的Insight Partners为其第十一支旗舰基金成功募集95亿美元资金,将重点支持软件行业的VC和PE投资。自1995年以来,InsightPartners累计募集资金超过300亿美元,并已对400多家公司进行了投资,投资额达190亿美元。

同样在4月3日,CVC Capital Partners宣布其第五期亚太基金成功募集45亿美元,并超过其原定40亿美元的募集目标。同时,该期基金的规模也远远超过其第四期亚太基金35亿美元的规模。迄今为止,CVC已通过亚太地区基金筹集了150亿美元资金,并已完成针对不同行业的超过65项投资。

4月14日,总部位于美国加州的Clearlake Capital完成其第六支旗舰PE基金的募集,规模超过70亿美元,并实现了对原计划50亿美元募集额度的超额认购。目前,Clearlake管理的资产总额达到约180亿美元,主要投资于技术、工业和消费三个行业。

3月底,风投资本General Catalyst宣布成功募集23亿美元资金,将用于三支新基金的运作,包括:一支6亿美元的早期投资基金、一支10亿美元的成长基金(用于投资年收入超过1000万美元的公司),以及一支7亿美元的“耐力基金”(用于支持年销售额超过1亿美元的大型公司)。

在4月,风投资本Lightspeed Venture Partners宣布已通过三支基金募集到42亿美元的新资金,其中包括:8.9亿美元用于早期风险投资基金,18.3亿美元用于后期投资的增长基金,以及15亿美元的机会基金。

此外,据报道,成立于1978年,最古老的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之一的Clayton,Dubilier&Rice已经为一支新的基金募集到60亿美元巨额资金。

近期值得关注的新基金募集还有:

银湖资本正在寻求为其最新的科技基金募集160亿至180亿美元资金;Francisco Partners正在为其第六支旗舰基金募集66亿美元资金;Index Ventures完成20亿美元基金募集,其中12亿美元将用于成长型投资,8亿美元将用于新兴市场初创公司投资。

在疫情期间,特别值得关注的是:生物医疗领域的资本募集逆市场而动,保持了高度的活力。例如:

3月中旬,风投资本NEA(New Enterprise Associates)宣布其第17支基金成功募集36亿美元,是该机构成立42年以来最大的一笔基金募集。该笔基金将聚焦于技术与医疗保健行业投资;

4月初,总部位于波士顿的生物技术孵化器和控股公司Flagship Pioneering已经为其Flagship Labs部门筹集了11亿美元资金,其投资的Moderna是为新型冠状病毒开发疫苗的领先公司之一;

Deerfield Management为其新的医疗保健基金募集了8.4亿美元资金;

来自中国的启明创投已完成第七期规模为11亿美元基金的募资,将继续专注于医疗健康和TMT领域的早期投资机会。

虽然上述基金在很大程度上是原有募资计划的正常推进,但这些基金的成功募集仍然成为当前私募股权与风险投资市场的一抹亮色

总体来看,疫情在按下行业与经济发展的暂停键的同时,其实也按下了传统产业升级和新旧产业替代的快进键。在这样的背景下,在看似低迷的市场,伴随着更快的“大浪淘沙”,以及更加合理甚至值得“抄底”的估值,也将蕴含更多的企业重组与并购机会。对于投资机构来说,在此时“备足粮草”显得格外重要。

近期,在私募股权投资领域,特别值得关注的还有黑石集团在医疗领域的最新布局:

今年1月初,黑石集团已为其最新的生命科学基金募集到34亿美元资金,该基金计划募集总规模为46亿美元;4月13日,黑石集团宣布与RNAi疗法公司Alnylam Pharmaceuticals达成战略合作关系。根据该合作计划,黑石将提供高达20亿美元的资金,以支持Alnylam进行新型药物的研发。这笔20亿美元的战略投资,也创下了生命科学领域的最高投资纪录。

有趣的是,健康医疗行业正是黑石集团刚刚转战不久的新“战场”。2018年,黑石通过收购投资公司Clarus进入生命科学行业。可以看出,黑石集团正在通过对健康医疗这一新领域的切入寻找新的增长机会,以使其投资活动更为多元化,并超越传统的私募股权、房地产、信贷和对冲基金投资。

近期众多巨型或大型基金的募集正在改变美国投资市场的资本结构。据Pitchbook最新数据,在2020年一季度,规模达10亿美元或以上的大型基金占据了美国风险投资机构筹集资金的近一半,而在以往年份,这一比例还不到三分之一。

资本实验室认为,一方面,疫情的打击必然会导致未来几个月的基金募集活动放缓,也会使得全球资本对行业机会与基金管理方的判断更加苛刻。“看好钱袋子,选好管理方”会成为更多资金方的选择;

另一方面,经过大浪淘沙,那些具有亮眼的业绩表现和很强资金募集能力的机构反而会在此期间获得更多关注,从而使资金更加集中到少数机构——一种资本流动的“马太效应”。

总体而言,“在别人恐惧时贪婪”——巨型基金的频频诞生为这句经典的表达做了最好的注解。而在这些基金的背后,是全球各类投资者对包括健康医疗行业在内的新技术、新经济逆疫情突破的判断和信心。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