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2019年,有哪些最值得反思的商业风险和教训?

冉伟        
资本实验室梳理出了本年度具有代表性的七大商业风险事件。从中我们可以看出,这些事件足以让我们认识到正在发生的产业大变局及其带来的教训、风险和反思,并对于我们如何迎接未来的一年提供一份参照。

对于全球经济来说,2019年是增长放缓而又充满震荡的一年。

如果我们从一个更为微观的视角,也就是商业的视角来看,2019同样充满了众多的风险事件,而每一个(系列)事件背后涉及的原因复杂多样,千差万别。

资本实验室梳理出了本年度具有代表性的七大商业风险事件。从中我们可以看出,这些事件足以让我们认识到正在发生的产业大变局及其带来的教训、风险和反思,并对于我们如何迎接未来的一年提供一份参照。

1.气候变化带来的商业风险日益凸显

亚马逊森林大火、中非森林大火、北极圈大火、加州森林大火等让人揪心的火灾,史上有统计最热的7月,大气中二氧化碳含量达到80万年来最高水平,格陵兰岛创纪录的冰雪融化,联合国关于全球变暖的最严重警告,30年来最早达到的“地球生态超载日(Earth Overshoot Day)”……诸多自然灾害、极端天气事件,以及相关的数据表明:气候变化的严重性正日益提升。

科技的进步、产业的发展从本质上无非是不断重构人、社会、工具与环境之间的关系,而商业世界“趋利避害”的本性对环境变化的风险有着更为强烈的感知,并在压力之下已经迅速采取行动。例如:

在2019年,加拿大历史最悠久的银行——蒙特利尔银行(BMO)决定退出为保险公司提供再保险的大部分业务,称气候变化至少是部分原因;Chubb公司成为美国第一家限制其煤炭行业风险的美国保险公司;瑞典央行抛售来自澳大利亚部分地区和加拿大石油资源丰富的阿尔伯塔省的债券,因为它认为这些地区的温室气体排放量都太高……。

此外,我们还可以看到,随着美国电力公司加速淘汰煤炭,转而使用清洁能源,美国最大的私营煤炭企业默里能源(Murray Energy)成为美国一年内申请破产保护的第八家煤炭公司。

总之,在即将过去的一年中,潜在的气候变化风险正在加速转化为看得见的商业风险。同时,可以预见,无论是基于直接还是间接的影响,全球经济“脱碳”的步伐只会进一步提速,商业领域的环保监管与治理机制只会趋向更加严格。

2.WeWork估值大幅下滑,折戟IPO

在2019上半年,作为共享经济的代表、全球最大的共享办公巨头,以及全球估值排名第三的未上市公司,WeWork依旧是人们眼中寄予厚望的“香饽饽”。但是,自下半年以来,一切开始急转直下:高额的连续季度亏损、数次大规模裁员,估值的雪崩式下滑……各种负面消息接踵而至,并直接导致公司原计划年内实施的IPO被终止。

从上一次融资时470亿美元的估值,到如今的不到100亿美元估值,WeWork上演了史上未上市公司最大的估值下滑,而公司最大的投资者软银公司也不得不为此承受了数十亿美元的巨额账面损失。值得回味的是,据外媒报道,在今年年初还有高盛的银行家乐观而忘我地预测:WeWork的估值可以达到650亿美元。可以说,从创业企业,到投资机构,再到银行家,WeWork都为他们上了最尴尬的一课。

当我们回头来看,WeWork披着科技外衣的“二房东”式商业模式、混乱的内部管理,资本对“独角兽”的非理性估值和追逐,以及对于共享经济本质的反思,是WeWork提供给我们最好的创业与投资反面教材。

3.Facebook加密货币Libra遭遇抵制

2019年6月,Facebook的加密货币项目Libra“横空出世”。据公司称,该货币是“一种建立在安全网络上的全球化稳定加密货币。……Libra的使命是建立一套简单的、无国界的货币和为数十亿人服务的金融基础设施。”

如果抛开其他因素,Libra一定是近年来通往未来数字化世界最具雄心和想象力的项目。同时,从该项目,我们也可以看到一家全球社交媒体从对人的连接进化到对金融基础设施的连接的一种可能性。

然而,Libra项目自推出以来便遭到了包括美国监管部门在内的全球广泛关注,也招致越来越多的质疑、担忧和抵制。针对Libra项目,法德两国在联合签署的一份声明中强调:“任何私人实体都不能声称拥有国家主权所固有的货币权力”。这道出了Libra被各国监管部门抵制最直接、最深层的原因。

按项目计划,该加密货币将由Libra协会进行管理。在项目推出时,共拥有来自支付、电商、区块链、电信、风投、非营利组织、学术机构等领域的28个创始会员。而在目前,随着Visa、Stripe、ebay、PayPal、万事达等机构的退出,创始会员已下降到21家。

4.产品质量问题对波音公司的沉重打击

质量问题大于天。但凡发生严重的质量问题,往往会对企业带来难以承受之重。就像波音公司,由于其旗舰机型737 MAX停飞,已经对该公司2019年的业绩带来沉重打击。

这一切源自今年3月的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坠机事件,以及2018年10月的印尼狮航坠机事件,并由此引发的对该机型软件问题的巨大质疑,从而将波音公司拉进了全球停飞737 MAX的巨大漩涡之中。

停飞带来的巨大影响快速显现:在2019年二季度,波音公司无奈迎来最大季度亏损:营收大幅下降至158亿美元,净亏损达29亿美元。三季度,波音营收为199.8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减少21%;净利润11.67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减少51%。前三个季度,净利润较去年同期减少高达95%。

自2019年3月中旬以来,波音737Max飞机一直处于停飞状态,从目前来看,年内复飞的可能性已经很小。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波音公司自身的损失也开始传递到其零部件供应商,以及相关的航空公司。

若干年后,当我们回头来看,2019年的波音依旧是大型企业因质量问题而背负重大损失的代表性案例。

5.实体零售面临持续冲击与重整

2019年2月,作为电子商务持续崛起的一个里程碑,美国非店铺销售额(主要包括在线销售)首次超过百货商店(包括百货商店、仓储俱乐部和超级购物中心)的销售额。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电商的冲击下,美国实体店关闭现象在本年度继续加速。据Coresight Research统计,在今年前48周,美国主要零售商宣布的关店数量就已经达到9271家,远远超过2018年全年的关店数量(5864家)。

在国内,零售业同样经历着一场热闹非凡的变局:2月,苏宁易购收购万达百货下属全部37家百货门店;4月,京东收购五星电器46%股份;5月,阿里巴巴收购红星美凯龙13.7%股份;6月,苏宁易购收购家乐福中国80%股权;10月,物美收购麦德龙中国80%股权……电商企业与实体零售商,国内零售商与国外零售商的大幅整合正在向过去的零售业格局告别。

上述数据和事件表明,与其说传统零售业面临冲击,不如说整个行业正在进行深度整合。那些更早做出反应,并收到更好预期效果的零售商已经在享受阶段性胜利的成果。例如,据沃尔玛最新财报,该公司第三季度的在线销售额增长41%,有力推动了公司收益增长,并在美国实现了连续21个季度的增长。

6.处于转折点上的汽车产业

关于汽车产业的未来,我们一般最为津津乐道的是三大趋势:电动汽车、自动驾驶与共享出行。总的来说,新能源、新技术与新模式的融合将重塑汽车产业的未来。

全球各大厂商闻风而动,早已开始在上述三个领域的布局。但是,作为一个100多年历史的传统产业,这种转型无疑带来了阵痛,而新入场的创业公司同样感受到了理想与现实之间难以跨越的距离。从2019年的一些片段,我们可以看出其中的不易。

在电动汽车领域:通用汽车由于向电动汽车转型,并在未来只需要更少的工人,而推动了该公司工人的大罢工;宝马公司为拓展电动车业务,并削减成本,计划到2022年在德国裁员6000人;为腾出资金投资电动汽车,奥迪计划到2025年在德国裁减9500个工作岗位;戴姆勒公司同样为了恢复因对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的大量投资而受到挤压的利润率,而计划在2022年前裁员10000人。

在自动驾驶领域:9月,摩根斯坦利分析师对谷歌母公司Alphabet旗下自动驾驶汽车部门Waymo的估值下调700亿美元,下调幅度高达40%;曾以1.28亿美元融资创下国内自动驾驶领域最大单笔融资的星行科技(Roadstar),在2019年经历员工劳动仲裁和投资人撤资仲裁后,已经倒下;美国自动驾驶软件开发公司Drive.ai也在本年度因为陷入经营困境而被苹果收购。

在共享出行领域:一方面,我们已经很难找到有哪一家大型汽车厂商没有加入到共享出行阵营;另一方面,Uber和Lyft两大共享出行巨头上市后持续扩大的亏损和艰难处境,以及美国第四大网约车平台Juno的宣布停业都为想要在出行服务领域分一杯羹的汽车厂商蒙上了一层阴影。

总体而言,从全球范围来看,电动汽车才刚开始起步;自动驾驶的规模化应用仍遥遥无期;虽然众多汽车厂商都已投入共享出行,但何时能从中盈利仍是一个难题。

一切源于汽车产业本身是一个极为庞大,并具有高度复杂性的生态系统。该产业能否成功转型并不只是技术的突破能够决定,更是对供应链、对复杂系统管理能力的考量,以及对社会、对就业、对经济长期影响的权衡。

7.监管“阴云”下的电子烟行业

不管你怎么看,短短几年间,电子烟在年轻人群体中已悄然掀起一种时尚消费热潮,也在2019年成为所谓的又一个“投资风口”。但是,与电子烟相关的医疗与监管因素不断为该行业敲响了警钟。

8月,美国官方宣布与电子烟相关的首例肺部疾病致死案例。随后的短短几个月,无论是病例数量,还是死亡数量都一直呈增长趋势。

10月,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发布指南,将影响全美范围内电子烟使用者的肺部疾病称为“电子烟或蒸汽电子烟,与产品使用相关的肺部损伤(E-cigarette, or Vaping, product use-Associated Lung Injury,EVALI)”。截至2019年11月20日,美国已经有2290例EVALI病例,并确认已有47人死亡。

人命关天。上述事件导致了全球监管的加强,并直接推动行业的由热趋冷:随着美国限制电子烟的呼声日益高涨,包括印度、菲律宾、越南、新加坡、韩国等国,都相继颁布严格的电子烟禁令。一些欧洲国家也开始将电子烟作为烟草类或医药类产品进行监管。11月1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和国家烟草专卖局继8月发布《关于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电子烟的通告》之后,进一步出台了《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通告》。

作为全球最大的电子烟巨头,估值曾高达380亿美元的JuuL也由此处于风口浪尖,各项危机也集中于11月爆发:在本月,JuuL宣布将原计划的年内裁员人数从500人扩大到650人;加州起诉JuuL,指控这家电子烟制造商通过各种非法营销手段瞄准未成年人;苹果宣布在App Store中下架与电子烟相关的181个应用。

此外,据《华尔街日报》报道,JuuL的投资者之一、对冲基金Darsana Capital Partners最近对JuuL的投资进行减记,将其估值从今年早些时候的380亿美元下调至240亿美元。

电子烟究竟存在怎样的危害?整个电子烟行业的未来何去何从?对于电子烟这个异常特殊,不能被视为普通消费品的行业,风投资本是否做出了审慎的投资判断?在2019年,我们已经看到了部分答案。

总体而言,从上述7个具有代表性的风险事件,我们既能够看到自然环境、产业环境、政策环境、技术环境等环境的变化,及其带来的产业变局;同时也能看到企业在运营过程中暴露出来的严重问题。前一种变化可能难以抵御,但后一种问题则是需要始终以“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敬畏之心去努力避免的。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