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太空“淘金”:正在蓬勃发展的太空经济

张珂        
未来的二十年内,太空经济将成长为一个高速增长的商业领域。据摩根斯坦利和Haver Analytics的预测,到2040年,全球太空经济市场规模将达到10530亿美元。另据美国美林银行分析师预测,到2045年,航天市场规模将达到2.7万亿美元。

遨游太空,人类一直的梦想。

然而,直到上世纪60年代,人类才开始真正实现这一梦想,并迈入崭新的航天时代。

从1957年苏联发射世界上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到1961年首位进入太空的宇航员尤里•加加林,再到1965年首位进行太空行走的阿列克谢·列昂诺夫;从1969年第一次登陆月球的尼尔·阿姆斯特朗,到1998年发射第一个空间模块,开始建设国际空间站;再到提出火星殖民计划的SpaceX和即将推出商业太空旅游服务的维珍银河等创新科技公司,一代又一代的勇士们从未停止探索太空的步伐。

在过去60年中,人类科技的每一次突破都让我们离探索更广袤太空的目标更近一步。新型纳米材料、可重复使用的火箭、更高质量的宽带互联网、5G、物联网、机器人、AI、3D打印,乃至太空种植、人造肉等众多快速发展的新技术都在为航空工业提供着新的支持和保障。

1.太空经济:面向广袤宇宙的新市场

各种新技术的发展与应用,推动了航天成本的大幅下降,并大大提升了安全性和舒适性,随之而来则是商业航天活动的迅猛增长。这也使得在未来的二十年内,太空经济将成长为一个高速增长的商业领域。

据摩根斯坦利和Haver Analytics的预测,到2040年,全球太空经济市场规模将达到10530亿美元。另据美国美林银行分析师预测,到2045年,航天市场规模将达到2.7万亿美元。

此外,据Space Foundation的数据显示,这个万亿美元级的市场主要由三大领域所主导:产品与服务(55%)、基础设施(25%)和政府部门(20%)

  • 产品与服务:这是太空经济商业活动最主要的部分,旨在满足通讯、GPS定位、气象监测、灾害预测、遥感探测等特定需求。
  • 基础设施:包括各种航空航天的基础设施,如火箭、飞船、登陆器等航天器,地面和空间观测站以及通讯接收器(如卫星、接收机和互联网与电视终端)。
  • 政府部门:各国政府的航天机构都在积极部署各种设施,以监测和跟踪太空活动,为民用和军用领域提供相关资源和服务。

2.资本加速进入太空经济领域

过去,受制于行业和技术壁垒,航空工业的参与者仅限于政府或超级富豪。随着卫星和火箭技术的进步,航空成本得以大幅降低,也这拉低了航空工业的门槛,吸引了众多民间资本和初创公司的加入,并带动了全球太空探索领域的投资激增。

据太空技术咨询公司Bryce Space & Technology的一份报告显示,自2000年以来,全球已有180多家太空科技初创公司获得投资,共吸引了超过184亿美元的投资。

根据上述报告,特别值得关注的是,仅在2017年,初创公司吸引的投资就达到了25亿美元,创下近年来的投资高峰。可见,全球资本正在加速进入太空经济领域。

在政策、资本和科技等因素的推动下,商业航天活动为全球太空经济提供了前景可期的新市场。随着众多实用型的空间科技初创公司大胆地走到了该领域的前列,这些创新者将以比预期更快的速度推动太空经济的发展,从而有望改变传统航天领域的游戏规则。

很多空间科技初创公司的商业模式都得到了资本、市场和政府的关注和支持,例如,提供卫星互联网服务的SpaceX、专注小行星采矿的Deep Space Industries和Planetary Resources,以及进行深空探索的Blue Origin维珍银河等。

3.未来太空经济的三个重要方向

从各国政府及科技公司的动态来看,旅游、军事、空间资源正在成为未来太空经济的三个重要方向。

1.太空旅游

2001年,美国商人Dennis Tito花费2000万美元去体验国际空间站的生活,成为全球第一个太空游客。

在之后的十多年里,受制于多种因素,能够进入太空的普通人屈指可数。据world space flight的数据显示,截止到2019年7月,全球大约有560人去过太空,其中游客只有8人。

随着太空发射、运营等成本的大幅下降,这种情况将会很快改变,例如维珍银河将在2020年推出的90分钟亚轨道飞行旅游的预售票价只有25万美元。尽管这个价格对大多数人而言,仍然遥不可及,但以这种发展速度,相信在不远的未来,太空旅游的价格可以降到更多人能够接受的水平。

2.太空军备竞赛

随着航天工业的技术突破,竞争正在从地面、天空,向着更遥远的宇宙空间延伸。各国开始投入大量资源,以确保其空域边界的安全,以抵御那些来自地面和太空的各种风险。

在过去几年中,随着多个国家启动了太空项目,可以预见,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全球太空军备竞赛将变得更加激烈。

  • 今年1月,有消息称,日本政府已经着手研究新的美日共同作战计划,并把陆、海、空、太空、网络空间和电磁空间等6个作战域纳入新作战计划的范围,特别是将人造卫星的破坏行为纳入了太空领域的共同作战计划之中。
  • 今年3月,印度完成了该国第一次反卫星导弹试验,利用导弹将距地面约300公里轨道高度的卫星摧毁。据称,该试验产生的大量轨道碎片,可能会在太空造成“混乱”。
  • 今年8月,美国正式成立美国太空司令部,其任务目标是阻止美军的竞争对手“未来挑战美国的太空物资或太空行动”。预计将在2020年组建一支独立于海、陆、空、海军陆战队和国民警卫队的太空部队,成为美军的第六大军种。
  • 今年8月,俄罗斯国家航天集团宣布发明出一种新技术,让卫星具备隐形功能,使地面上的光学仪器无法发现跟踪卫星。

3.太空资源探索

随着全球人口数量和消费的增长,人类对各种资源的利用正在造成“生态超载”。据预测,未来一个世纪内,我们面临着将多种自然资源严重匮乏的局面。

据全球足迹网络组织(GFN)的信息显示,自1970年起,因人类过度索取造成超越地球生态临界点的日期越来越提前。

7月29日是今年的“地球生态超载日”,意味着在7月29日,我们已经把地球今年的资源全部用尽,是30年来日期最早的一年。而2010年这一日期为8月7日,2000年为9月23日,1900年为10月11日。

在地球资源日益枯竭的大背景下,得益于航空技术的飞跃,政府部门和航空企业开始将目标放到了地球之外,计划扩大对整个太阳系的勘探和开发,以收获更多资源并维持人类的生存需求。

据统计,在近地轨道上,已探明的小行星数量就高达9千多颗,其中,部分小行星内部含有不可估量的水和贵金属资源,一旦开采成功,将极大地缓解地球资源短缺的问题。

在太空采矿这场面向未来的竞赛中,美国和卢森堡已经走到了前面,并利用《外层空间条约》等国际公约的漏洞推出了各自的太空采矿计划。

2015年11月,美国国会通过了《美国商业太空发射竞争法案》,鼓励美国公司对小行星资源进行商业勘探和利用。

2016年2月,卢森堡颁布《太空资源法案》,开始探索太空资源的商业化。目前已有约10家太空采矿公司在卢森堡进行注册,并获得了约2.23亿美元的资金支持。据卢森堡SpaceResources.lu项目负责人表示,“自2016年2月以来,我们与近200家相关的公司进行了互动。”

Planetary Resources、Deep Space Industries、ispace、Moon Express等科技创业公司已经成为太空采矿的探路者。尽管目前太空采矿技术仍然停留在设计开发阶段,但一旦这些技术得到突破,将促使更多的私人商业公司参与到该游戏之中。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