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顶级风投a16z预言:生物学正在“吞噬”世界

王进        
我们正处在一个新时代的开端,生物学已经从一门经验性的科学转变为一门工程学科。在使用人工方法来控制或操纵生物学数千年之后,我们终于开始通过生物工程,利用大自然自己的机制来设计、实现和改造生物学。

2011年,网景公司创始人、风险投资家马克·安德森提出了一个著名的观点:“软件正在吞噬世界”。毫无疑问,他的预言早已变为现实。

而科技在不断进化,继软件“吞噬”世界之后,下一个类似的基础技术又在哪里?

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全球顶级风投安德森·霍洛维兹基金(Andreessen Horowitz Fund,简称a16z)又提出了一个新的观点:生物学正在“吞噬”世界。有趣的是,马克·安德森正是这家基金的联合创始人。

资本实验室从这篇文章中梳理出几个值得关注的主要观点:

1.生物学已经演化为一门工程学科,并将从根本上改变我们诊断、治疗和管理疾病的方式。

2.未来的药物发现与开发是一个模块化、可编程、可迭代的过程。

3.伴随着软件与人工智能的助力,生物学相关的疗法也将随之得到进化。

4.技术的发展将推动整个医疗体系的变革,并为创业公司带来新的机会。

5.生物学将影响所有行业,并成为各行业发展过程中不可分割的重要组成部分。

6.在生物学领域,无论是创业者,还是投资人,都需要建立深厚的专业知识和经验,以及跨学科、跨行业的学习能力。

本文由该基金的几位普通合伙人Jorge Conde、Vijay Pande和Julie Yoo共同撰写:

我们正处在一个新时代的开端,生物学已经从一门经验性的科学转变为一门工程学科。在使用人工方法来控制或操纵生物学数千年之后,我们终于开始通过生物工程,利用大自然自己的机制来设计、实现和改造生物学。

生物学工程能力将从根本上改变我们诊断,治疗和管理疾病的方式。

在1980年代初期,重组DNA技术和第一种生物药物实现了第一次重大飞跃。

如今,从被设计为产生新化学物质和蛋白质的细菌,到被设计为攻击癌症的细胞,诸如CRISPR和基因电路(gene circuitry)之类的现代工具使我们能够以越来越高的精度和复杂性对生物学进行编程。

同时,“可编程药物”(基因,细胞,微生物,甚至可以改善我们自身健康的移动应用和软件等形式)的爆炸式增长,使得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接医学的圣杯,即治愈方法。

因为这些新药在本质上是工程化和可编程的系统,所以药物的发现和开发将从一个定制的过程转变为一个迭代的过程。

我们现在可以为一个特定的靶点设计一个分子,甚至可以设计一个平台,在这个平台上可以构建许多未来的药物。

与软件升级一样,可编程药物使得在下一代中改进给定药物变得越发可能。例如,每一个新版本的CAR T细胞(CAR T-cells)都将比上一代更加复杂。而这些药物的模块化意味着新的应用将更容易构建和重复利用像乐高积木一样的通用组件:一旦我们学习了如何将基因传递给特定疾病中的特定细胞,我们就更有可能将不同的基因传递给另一种疾病的不同细胞。

不仅生物学在发展,疗法也在发展。

现在,你已经可以下载一种疗法来管理复杂的慢性疾病,例如糖尿病或行为障碍,这可能比任何现有药物都更好。针对复杂的条件,软件可能是我们影响生物学的最佳方法。这些数字健康疗法不仅有可能使你变得更好,而且随着治疗时间的推移,疗法自身也会越来越好。

所有这些功能都基于我们可以生成前所未有的数据,再加上能够理解这些数据的先进计算工具。

生物学非常复杂,甚至超出了人类思维能够完全理解的能力,但基于人工智能(AI)的平台有可能连接以前看起来像噪声的点,产生新发现,甚至改变发现本身的性质。这将推动新型疗法和下一代诊断技术的发展,使我们能够及早发现癌症等疾病,甚至可以在疾病开始之前就将其终止。

我们正处于一个独特的时刻,我们的整个医疗体系都在通过技术进行重新设计。传统上阻碍医疗体系变革的因素,如激励机制失调和缺乏透明度,终于在发生变化。最终,病人将成为这个系统中一个强有力的利益相关者。而医疗保健正被推到医院的范畴之外,每天都有新的模式出现,无论你身在何处,医疗服务都能方便地为你提供。

在所有这些领域中,技术正在减少摩擦、引入自动化,并为具有成本效益的临床服务提供新的方法。在这个市场上构建成功的产品和服务将始终需要深刻理解当今复杂的医疗价值链,以及如何融入其中。

但是,支付模式的创新以及对医疗体系不断扩展的定义正暴露出系统中的空白,而这些空白可以由新创公司来填补。展望未来,医疗市场的主导者将是技术公司。

当然,生物学不仅会影响人类的健康和疾病。凭借其无与伦比的进化,复制和创造能力,生物学是地球上最先进的制造技术之一。我们已经看到它可以改变食品、农业、纺织、制造业,以及使用基于DNA的计算机甚至软件本身。

今天的生物学是50年前的信息技术,在触及我们生活的所有边缘。就像软件一样,生物学有一天将成为每个行业的一部分。

下一代公司将由拥有广泛专业知识的跨学科的新一代创始人建立。未来的生物公司将借鉴消费者、企业、金融科技以及其他产业领域的前辈的经验。因此,我们相信在这个领域的投资者也需要具有深厚的专业知识和经验,并且需要多学科的研究,以便在行业不断变化的情况下为创始人提供支持。

我们生活在生物学的世纪,生物学正在吞噬世界。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