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Work估值灾难性下滑的背后,是更多科技创业公司的心酸往事

冉伟        
总体来看,科技创业公司在接受风险资本时所获得的估值是否能真正得到市场的验证,是一个绕不过去的问题,而IPO是一道最好的检验关口。

近期,备受瞩目的创业公司WeWork正在陷入一场估值灾难。

全球最大的共享办公巨头,全球估值最高的未上市公司之一,共享经济的领军者,软银等众多顶级投资机构眼中的“香饽饽”……一系列的光环并不能掩盖WeWork最近的尴尬与烦恼。

WeWork估值灾难性下滑的背后,是更多科技创业公司的心酸往事

WeWork的母公司WE在上个月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申请IPO之后,对其进行了推迟,但预计年底前上市。

回到今年1月,公司在H轮融资中获得软银投资时估值高达470亿美元,贵为全球第四大独角兽公司。但在目前,其IPO估值已经断崖式下滑至100亿到120亿美元之间,下降幅度达到74%-78%,可以说是灾难性的下滑。

投资者对该公司共享办公业务模式的可行性、长期负债压力,以及能否抵御经济衰退的担心都推动了该公司估值的下降。而公司持续的巨额亏损更是让投资者信心雪上加霜。

据WE提交的上市申请材料显示,成立已近9年时间的WeWork尚未盈利。在2019年上半年,WeWork营收15.4亿美元,亏损9亿美元;2016年至2019上半年的总亏损则达到了41.9亿美元。

WeWork估值灾难性下滑的背后,是更多科技创业公司的心酸往事

陷入尴尬的不只是WeWork。作为WeWork最大的投资者,软银公司对该公司的投资高达100亿美元,这意味着在WeWork上市之前软银就已经形成巨大的账面亏损。而在今年早些时候,高盛公司的银行家还曾高调地预测该公司估值可以达到650亿美元,如今的局面就像打在自己脸上的一记响亮的耳光。

潮水还未退去,就已经出现了裸泳者。

其实,遭遇估值尴尬的不只是WeWork,不少美国公司在上市时也有过同样的遭遇。

最近,Pitchbook统计了自2000年以来,上市时估值下滑幅度最大的12家美国科技创业公司(与其上市前最后一轮私募融资时的估值对比)。

WeWork估值灾难性下滑的背后,是更多科技创业公司的心酸往事

从估值下滑金额来看,在此前已经上市的公司中,互联网支付服务商Square的IPO估值额度下滑最大,达到30.8亿美元;其次是制药公司REATA,上市时估值下滑27.64亿美元;排名第三的是社交媒体Pinterest,上市时估值下滑22.4亿美元。

从估值下滑比例来看,制药公司REATA的估值下滑幅度最大,达到92%;其次是云计算分析和商业智能软件提供商Domo,公司在2018年6月上市时估值下滑77%;下滑幅度排名第三的是智能电网与工业物联网服务商Silver Spring。该公司在2013年上市时估值下滑73%,后于2017年被能源与水资源服务商Itron收购。

但与上述公司相比,WeWork的估值下滑幅度超过300亿美元,已经创下估值下滑的最高记录。

作为共享经济的代表,WeWork的尴尬也附体于其他已上市的共享经济企业,例如Uber和Lyft这两家在今年上市后股价跌跌不休的公司。

今年5月,美国打车巨头Uber在华尔街上市,发行价为45美元,募集资金81亿美元,IPO估值达到824亿美元。这是继阿里巴巴在2014年登陆美股以来,5年内最大规模的IPO。

WeWork估值灾难性下滑的背后,是更多科技创业公司的心酸往事

但Uber正在放缓的收入增长速度、成立以来的最大季度亏损和最大裁员,及其竞争对手lyft上市以来同病相怜的表现(Lyft的IPO股价72美元,现在股价只有43美元),都为其上市后的投资者热情蒙上了一层阴影。目前该公司股价刚超过30美元,较上市价格已经跌去超过30%。

一切同样来自市场的不信任。

对于即将上市的共享经济巨头WeWork,虽然其商业模式聚焦于地产领域,与共享出行巨头Uber和Lyft有异,但其同样存在的商业模式风险和长期亏损能否获得市场理解也仍然存在很大的问号。

总体来看,科技创业公司在接受风险资本时所获得的估值是否能真正得到市场的验证,是一个绕不过去的问题,而IPO是一道最好的检验关口。在这惊险的一跃中,WeWork面对的问题具有标志性的意义。

此外,WeWork的估值灾难在很多方面都为创业公司敲响了警钟,也留下了很多值得思考的问题:作为曾经受到追捧的风口——“共享经济”从根本上到底存在哪些先天不足?快速扩张的共享办公“二房东”模式是否可持续?WeWork到底应该如何摆脱当前的困境?国内的同行公司在未来又会有怎样的命运?风险资本对独角兽的估值是否形成了名不副实的过度追捧,在未来一两年这一趋势是否会得到修正?

分享到: 更多